您现在的位置:

经典语句 >

我看尤氏——《红楼梦》读书笔记及感悟

“一面看视这里窄狭,不能停放,横竖也不能进城的。忙装裹好了,用软轿抬至铁槛寺来停放。掐指算来,至早也得半月的工夫,贾珍方能来到。”“……遂自行主持……做起道场来等贾珍。”

看尤氏面对突发死亡时的风度!在家里没有一个长辈和男人在的情况下,她能够冷静而镇定地面对大状况,她沉着而缜密地根据实际情况,拿主意,定事体,自行主持做决定,尤氏的才干和魄力在这件丧事中令人赞赏!

这个时候,心思细密周全的她都没有忘了在外的老太太——贾珍父子回来奔丧,老太太那边怎么办?于是,贾珍和贾蓉在路上遇到了自家人和家丁。原来,尤氏恐“老太太路上无人,叫我们来护送老太太的。”这样的事情,尤氏都提前想到了,安排到了——所以,“贾珍听了,赞称不绝。”听了家人说尤氏如何处理意外死亡和丧事后,贾珍“忙说了几声妥当,加鞭便走。”——尤氏的细致能干,让宁府的当家爷儿们赞不绝口!

贾敬是个“老爷”级别的人物,他的丧事,规格和排场应该不会低于自己的孙子媳妇秦可卿。在尤氏的主持安排下,贾敬的丧事被料理得风风光光排排场场——“是日,丧仪炫耀,宾客如云,自铁槛寺至宁府,夹路而观者,何啻万数也。”

在书中,王熙凤的才干,在帮贾珍料理秦可卿丧事的时候得到了充分展现和众人认可。可是,别忘了,这个“协理宁国府”的机会,可以说是尤氏成全给王熙凤的——贾珍对于自己儿媳妇之死的表现太让人难堪了,尤氏无法给秦可卿料理丧事,她只能通过装病来回避——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后的尊严底限。

王熙凤料理秦可卿丧事的时候,贾府正处于向鼎盛发展的上升期,银钱趁手任她花,贾珍贾蓉都给她帮衬撑腰,宁国府的仆役们对她服服帖帖。王熙凤大权在握,威重令行,志得意满。

而尤氏理丧的处境呢?“荣府中凤姐儿出不来,李纨又照顾姊妹,宝玉不识事体,只得外头之事暂托与家中二等管事人。”男人们都因朝中公事走不开,尤氏只能把自己的老娘接来替自己看家。——可怜尤氏,一介女流,孤立独支,家里家外,分身乏术。

她一个人顶了下来。头脑清楚,镇定从容,一丝不乱,滴水不漏。

从这件事情上,我们可以看到尤氏的实力——她的实际心智才干,并不输办事奇才王熙凤,至少旗鼓相当。

曹雪芹很欣赏地给了她一个评价——“独艳”。

(三)尤氏的善良与温情

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尤氏跟凤姐的关系是很亲密的,能玩到一起,开得起玩笑。“那尤氏一见了凤姐,必先笑嘲一阵。”而凤姐跟秦可卿又是闺蜜知己关系,我们可以推测下,尤氏和凤姐、秦可卿三人的年龄其实是相差不多的,都是年轻女人。正规癫痫病医院那里比较好>

可同为年轻女人,尤氏在贾府,被光芒四射、最讨贾母欢心的妯娌王熙凤和“贾母重孙媳妇第一得意之人”的儿媳秦可卿这对“出彩中国人”比照得黯淡无光。“袅娜纤巧”的秦可卿,不但在宁国府几乎抢走了婆婆尤氏的全部风头,甚至跟自己的公公还有说不清的关系!但是,自己并没有生过孩子的尤氏对秦可卿如同自己的女孩儿。秦可卿生病,我们看到的,是尤氏发自内心的心疼和焦虑:“他想要什么吃,只管到我这里取来。倘或我这里无有,只管望你琏二婶子那里要去。倘或他有个好合歹,你再要娶这么个媳妇,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灯笼也无处寻去。他这个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儿的长辈不欢喜他?所以我这两日好不心烦,焦的我了不得。”

能干女人之间的关系最难相处。在这里,尤氏是大度的、真诚的、善良的。

尤氏温情,也体现在她对待下人的态度上。她是个会记故恩、念旧情的人。

焦大在宁国府趁着酒兴当众撒泼,对自家主子破口大骂,把那句著名的最难堪的话“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当着众人面骂出口。王熙凤就说尤氏“我成日家说你太软弱了”,要把焦大赶得远远的。尤氏还详细地跟王熙凤叙说焦大曾经对贾家先人的恩情,目前焦大这个样子,她只是冷淡处理,并没有对他下狠手——“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对曾经有旧恩的老仆,虽然平日里有无数个理由和机会把他赶走,但尤氏没有,宁国府还会养着他。

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在惜春的丫头入画那里发现了她哥哥收着的东西。惜春觉得脸上无光,硬着心肠,要把入画赶走。

尤氏闻讯赶来劝惜春不能太狠太绝:“他不过一时糊涂了,下次再不敢的。他从小儿伏侍你一场,到底留着他为是。”

可是惜春对她的一番指责与断绝关系的撇白,让她彻底寒了心。犯错的,是惜春的丫鬟,为入画求情的,却是惜春看不上的嫂嫂尤氏。与惜春的“口冷心冷、心狠意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尤氏对待下人的温情和仁慈。

宁国府的龌龊,尤氏是知道的,可是,这跟在大观园的入画没有关系啊!惜春是未出嫁的姑娘,尤氏对她的难听指责更多的是隐忍,可是,惜春的不依不饶无端发作让尤氏也拿出了强硬的态度——立刻起身,“即刻就叫人将入画带了过去!”不再答话,直接走人。

——尤氏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温情和关心竟然会遇到这种难堪。

不但对宁国府的人如此,尤氏对荣国府里的人都能做到温情相待。

王熙凤过生日,贾母带头,让各位都出银子凑来乐呵。这场生日,贾母让尤氏来给凤姐办。(可见,尤氏的办事能力,长辈其实也是有所了解的。)

长沙医院癫痫哪家好

同是当家女人,同知过日子银钱重要,尤氏和凤姐,在关于这场生日筹备的对话中,体现了对人对钱完全不同的态度——

太太夫人们给凤姐出银子,她犹嫌不够,提出让赵姨娘和周姨娘也要出钱。于是,“尤氏因悄骂凤姐道:‘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作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

凤姐的回答很轻松:“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了来咱们乐。”

——花别人的钱给自己高兴,凤姐可毫不含糊,可尤氏并不这样。

面对得意洋洋的凤姐,她告诉凤姐,为人不要太高调,不要太过分:“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

尤氏估计了办事的大致花费后,把那些丫鬟们凑的银子都还掉了。尤氏的善良和体贴别人的做法很让人感激——二两银子,是贾家一等大丫鬟一个月的例银,还有多少人等着用来过日子。若不是不敢违了老太太和王熙凤的面子,谁乐意轻轻松松地拿一个月的工钱来给人过生日?

王熙凤能干,她有本事把别人的钱拘了来。尤氏能体贴,她能想到别人的不容易。

她明确地表示对王熙凤一味搂钱的态度的不赞成:“说着,把平儿一分子拿了出来。‘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财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在对待钱的态度上,尤氏看得更开些。

尤氏把鸳鸯、彩云和周姨娘赵姨娘的银子都还了,后面两位还不敢收。尤氏道:“你们可怜见的,那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呢!”——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尤氏,她一个会为人着想,有担当的女人。

尤氏的办事能力在这里也得到了小小的体现。在把一部分银钱退还的情况下,尤氏把有限的银钱花得很漂亮:“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不但有戏,连耍百戏的并说书的男女先儿全有,因而都打点取乐顽耍。”

至于后来因为贾琏趁机偷腥,把好好一场生日给闹混了,这是贾琏凤姐夫妻自己的事情,跟尤氏无关。

我们看到的,是尤氏对别人,哪怕是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人,都能体贴到不容易。这份善良和温情,在“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人际关系中,是很让人动容的。

(四)尤氏的委屈与报复

有着优秀的心智和才干的尤氏,在嫁给贾珍当宁国府当家夫人的时候,一定也对自己有着很高的期待。

可惜,贾珍、贾蓉,宁国府上上下下,是那个样子。面对着宁国府的一摊混乱,替丈夫和儿子顶着不堪的名声,面对小姑子惜春直接跟自己撇清干系,认识到在长辈那里总是不如王熙凤能讨得欢心。在凤姐的比照下,自己成开封癫痫病医院怎么样了一个“软弱无能,没有口齿”的平庸的人,尤氏,她失望过吗?

我想,她一定经历过很多难过很多委屈的时刻,这些时刻,她要默默吞下。家里家外,她必须撑着。秦可卿死了,贾珍贾蓉这些爷儿们,完全扶不起来。

一开始,尤氏和王熙凤的私人关系应该是挺不错的。同辈,同龄,平级,都在当家——她们的关系比跟其他人的要亲热一些。她们两个之间毫无遮拦的对话,包括互相嘲笑和嫌弃,都说明了这点。

因为尤二姐的事,酸凤姐大闹宁国府,羞辱尤氏,还狠狠地敲诈了她一笔。然后,尤二姐被折磨吞金自尽。

我们可以想象尤氏心中的变化。对王熙凤,她也需要发泄和报复。

有过一次。虽然一开始,尤氏并不是有意的。

老祖宗贾母过生日,辛苦了办事人。

尤氏在荣国府给凤姐帮忙:“这几日,尤氏晚间也不回那府去,白日间待客,晚间陪贾母顽笑,又帮着凤姐料理出入大小器皿以及收放赏礼事务,晚间在园内李氏房中歇宿。”

那晚,尤氏服侍贾母晚饭后,自己饥肠辘辘的去找凤姐吃饭,看到那边也正忙着没有吃。尤氏就很体贴地不麻烦平儿,说“我别处找吃的去,饿的我受不得了。”又累又饿的她,还不忘给替人操心:“尤氏一径来至园中,只见园中正门与各处角门仍未关,犹吊着各色彩灯,因回头命小丫头叫该班的女人”,才发现看家的婆子们只管自己分菜,到处无人值守。这里是荣国府,尤氏本来可以不管,但是,这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当家女人:“这早晚园门还大开着,明灯蜡烛,出入的人又杂,倘有不防的事,如何使得?因此叫该班的人吹灯关门,谁知一个人牙也没有。”

荣国府的婆子们得罪了尤氏,王熙凤把她们绑了送尤氏处理。可是,这两个婆子是邢夫人的人。本来就对王熙凤没好脸的邢夫人立刻借题发挥,当众给凤丫头难堪。这个时候,尤氏本应该站出来说明事情的原委的,可是,她把自己撇的很干净,反而批评王熙凤太多事,在老太太千秋的时候捆人。她说:“连我并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王熙凤这次被王夫人当众批评,“由不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的灰心转悲,滚下泪来。”

从来在长辈们面前,口才好,幽默可爱的凤姐都比尤氏更得脸,更讨人喜欢。这一次,尤氏内心的阴暗终于发作了一次——这是她的报复。她真的憋了很久了。

(五)尤氏是谁?

尤氏,一个在红楼中连名字都没有的女人。但是你看,她是撑着宁国府运营的那根柱子。尤氏,她绝不是一个平庸无能之辈,她是一个能撑得起家、镇得住场的当家女人!在木兰看来,精英奇才王熙凤的风格更多的是强硬,那么,尤氏,更当得起另一个词“刚柔并济”。也许,正是因为这份导致少年癫痫病因都有哪些“柔”,掩盖她自己的部分光彩。王熙凤是不折不扣的“女强人”,而尤氏,更多的是个“大女人”。

有重大的舞台演出时,保险起见,都会有AB角的安排。A角,是那个上场的第一人选,是尽情地表演、展示自己的那个,是头上顶着光环、怀中抱着鲜花的中心,是观众的目光和掌声托起来的明星,是被大家羡慕、记住的那个人。B角呢?实力与A角旗鼓相当,在排练场上需要全程陪练陪演,功夫必须和A角一样做到位,汗水不会因为是B角而少流一滴——只是,上场的那个人,不是你。

红楼中,在管理家庭事务上,王熙凤是光彩照人的A角,而尤氏,是那个B角。

人人都想当光环下的A角。对于舞台表演来说,A角和B角可以轮着来,可是,人生呢?很多很多决定性的事情,只会发生一次。如果在那个时候,你发现自己其实是命运之手安排的B角,怎么办?

尤氏,心是高的,才是强的,可光环,不是自己的。没有娘家背景,没有长辈关系,没有讨喜的表现才能——王熙凤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她都没有。她就像一株被遗忘在墙角里的花。

尤氏是谁?她是家里长年累月围着锅碗扫把转、从来没有被表彰过的家庭妇女;是单位里守着一个岗位很多年,没有被捧红没有被注意到的普通人。光彩夺人的“XX之星”,轮不到她;领导面前受宠的红人,永远不是她。头顶光环的,毕竟是少数。尤氏,是“大多数”中的一个。

尤氏是谁?她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曾经怀着满心的期待和理想,在现实中被磨掉了幻想和光彩的人。一步步往上走,成为众人眼中艳羡的“成功者”,是成长;而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接受自己不会成为光彩照人的那一个,接受自己只是一个容易被遗忘的平凡的普通人,也是成长。

拥有鲜花和光环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我们,曾经心高气傲的我们,曾经满怀闪光的梦想的我们,要学会接受的,是自己也是尤氏。

告诉自己,学会接纳,不但接纳命运的安排,更要接纳全部的自己——包括优势和长板,也包括弱点和无奈,所有的际遇,所有的平凡甚至平庸。

这个接纳的过程,是一个“大女人”的另一种修炼。“大女人”大在什么地方?大在深远的视野,大在开阔的心胸,大在温和的心怀,大在接纳所有的平静。大在知道尊重每个人、更包括自己的不可替代;大在理解每一个生命的独一无二,在生命的意义上,没有A角B角,没有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光坏,没有永远的宠儿,没有谁值得另一个人拿生命去模仿和复制——能看得见别人的好,也珍惜自己的好。

大在宽容。大在自信。

“女强人”牛气厉害,这很好;“大女人”平静温和,也很好。作者:木兰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