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余华著作《在细雨中呼喊》读书笔记与心得感悟

余华著作《在细雨中呼喊》读书笔记与心得感悟

这是余华在1991年发表的,一本关于回忆的书。看似分散的中短篇故事,阅读的过程像在不断地温习,最终将零散拼凑成一个完整的作品。有黑色幽默,也有讽刺,有感动也有冷漠与赤裸裸的残酷。

故事以孙光林为主人公,以回忆的形式,描绘了关于童年的家庭、朋友以及青春期的性认知,将并不美好的东西一一展现出来,包括朋友和亲人的死亡在岁月中偶有发生,死于愧疚,或意外,或本该发生。

①孙光林青春期的性幻想

就这样黑夜降临后,美丽的曹丽便会在想象中来到我的身旁……我伪造着她说的话,以及她望着我的眼神,最为大胆的时候我还能伪造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种近乎于清晨草地的气息。唯一一次出格的想象是我抚摸了她迎风飘起的长发。后来当我准备摸她脸时,我突然害怕了,我警告自己:不能这样。

每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或者曾经有过青春期的男人,应该都会有这样的一个过渡期。从无知的稚嫩,到年少时的懵懂,再到随后的驾轻就熟。

精装书里的彩色图片没有美感,并且丑陋。在美好的幻想和实际的赤裸中,大男孩们,渴望着「眼见为实」的验证。苏宇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难以抵挡欲望的猛烈冲击。对女性的渴望,使他在夏日的僻静胡同里,是欲望使他走向迎面而来的少妇,走近时抱住了那个丰满的少妇,直到她尖叫、挣脱,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作为。

身败名裂与惨重的代价,是苏宇为此得到的后果。

②父母之事朋友之言

我母亲温顺地躺倒,将一条腿拔出来搁在秋天的空气里。她的眼睛依旧不安地看着他的脖子。

美妙的事情发生在粗糙的环境里。在长通辽癫痫医院靠谱吗凳上完成了欲望的使命,罗老头的鸡好像在嫉妒,聚集到他的脚旁,并用嘴啄它来表达自己的嫉妒。想象出来的画面,毫无美感,甚至有点好笑。

无知的郑亮告诉孙光林

「那种东西,在人身上就和暖水瓶里的水一样,只有这么多。用得勤快的人到了三十多岁就没有了,节省的人到了八十岁还有。」

孙广才从没节省过,在一切能施展的地方派上用场,还常常半夜在寡妇的家里献殷勤,甚至病怏怏的年纪里情欲迸发,对自己儿媳妇下手,酿成不可弥补的家庭悲剧。

③祖父对父亲晚年的糟糕预测

书中有一段描写祖父孙有元的晚年凄惨生活,是我认为书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孙有元在儿子孙广才的压迫中,晚年生活过得卑微又凄凉。孙有元借自身的境遇来告诫孙有才,小心日后晚年也跟他一样。你看他怎么说,

“我不该把碗打破,我不该把碗打破,这碗可是要传代的呀。”

孙有元最后那句话,半晌孙有才反应过来,对着自己的妻子说:“你还说这老不死可怜,你看他多阴险。”

孙有元开始眼泪汪汪起来,同时依旧执著地说:“这碗可是要传代的呀。”

那时候我弟弟突然笑出声来,祖父的模样在他眼中显得十分滑稽,我那不识时务的弟弟竟然在那种时候放声大笑。我哥哥孙光平虽然知道那时候笑是不合时宜的,可孙光明的笑声感染了他,他也止不住笑了起来。

两个儿子的笑,仿佛是在支持那老不死的。孙有元对他晚年的糟糕预测,加上后辈似乎幸灾乐祸的笑声,不免显得四面楚歌。细思极恐,孙广才愤怒又觉得有些悲凉。

④年少的冤屈与无效反抗

年少的时候,有人被老师或者同学冤枉做了坏事,孙光林也不例外。因为同学把球踢到玻璃窗上,于是所有参与者都将受罚,这次老师下手很轻,只是中国脑健康日之际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开展义诊活动让每人写一份检讨。而孙光林认为错不在自己,是老师错了。

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为什么也让我写检查?我的心里出现了反抗的声音——我不写,这是我第一次反抗成年人,而且是反抗这个让所有学生不寒而栗的老师。

我努力使自己勇敢,心里还是一阵发虚。下课后我极力鼓动受罚的同学和我一样反抗老师。他们在表达自己不满时和我一样激动,可一旦说到拒绝写检查,他们全部都吞吞吐吐了。到头来国庆还装的满不在乎地对我说:现在写检查没关系,现在我们还没有档案,以后工作了就不能写,检查要进档案的。

于是孤立的我,经历了也许是我一生中勇敢的时刻,我大声告诉他们:无论怎样我都不写。

可是结果是什么呢?在无数个夜晚和想象中,同时扮演着老师和“我”的角色,准备了一千万句证明自己没错的论词,可是见到老师的那一刻,顷刻瓦解,准备已久的雄辩词语一句也没有冒出来。

老师说:你的检查呢?

我结结巴巴地说:“还没有写完。”

老师平静地问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我迫不及待地回答:“马上就写完。”

在这之后,是一段被冤枉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说墙上“该死的张老师早该打到了”是孙光林写的,以致于最好的伙伴,成了老师监控他的跑腿。不管是谁干的,总有人要去承担后果,孙光林毫无疑问是最佳的怀疑对象,最终还是妥协了,无可奈何地被迫承认。

⑤孙光林弟弟孙光明的死

我找到了生与死之间的不同,活着的人是无法看清太阳的,只有临死之人的眼睛才能穿越光芒看清太阳。

其实孙光明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死,毕竟只是个穿裤衩,在河边摸螺蛳的孩子,并不知道「死」为何物。「舍己救人」也不是他会干的事,大概是为了树立作为带头大哥的权北京有治癫痫的医院吗威,以为能轻易的救人,而没想到最终葬送了自己的生命,淹没在了河水中。

他父亲孙广才最得意的时刻,是坐在小板凳上听着广播里,播送孙光明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他的父亲和哥哥以为孙光明的死能给他们一家带来荣耀,渴望着穿中山服的人到来,最终的失望转化为愤怒,由于被救人家拒绝赔偿五百元的高额补偿,砸了人家的家具,随后穿中山服的来了,是三名警察。带走了父亲孙广才,而自家的家具,被搬到了被救孩子的家中。

⑥朋友苏宇之死

他的身体因为屋外阳光的短暂照射,获得了片刻的上升。

我的朋友躺在一劳永逸之前的宁静里。

在某天清晨,伴随着父母对他的抱怨,苏宇脑血管破裂而离去。他的死是安静的,一如他的性格,犹记他曾经对孙光林的表白,是那么的温柔。

⑦孙光平岳父的死

孙光平内外交困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后来他岳父也许是过意不去了,在一个夜晚闭上眼睛之后没再打开。

在这之前,是孙光平的孩子出生。在田地里辗转,以及英花家卧床的岳父与自己家的三个地方窜来窜去。看似减轻负担的孙光平,倒霉的是父亲孙广才丧心病狂的发旧病。在岁月与寡妇的双重折腾下,像药渣一样无生气,却看到儿媳妇英花的健壮,延伸到昔日曾经的旺盛精力,情欲的攀升,使他对自己的儿媳妇出手。

孙光平的愤怒是要将这个畜生大卸八块才能平息的,母亲和英花的苦心劝说完全没用。在众人围观之下,报复已经不能停下来,最终割下了孙广才的耳朵,代价是孙光平不得不在牢里呆两年。

看完整本书,你会知道,孙广才干的坏事远不止于此。以至于后来死的时候,作者对他也是毫不客气。他在路上喝酒时,是浪漫与神采飞扬入少年,在心醉神迷的回家路上,随后伴着月光步入了粪坑。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

路过的醉汉罗老头以为是谁家的猪掉进去了,用竹竿和麻绳将他打捞起来,看清是谁之后,连锤带打并破口大骂:“孙广才啊孙广才,你这条老狗,死了还装猪相来骗我。”

随后一脚将他踢回了粪坑。

⑧祖父孙有元之死

我能明确意识到的,那就是一种情景将在我眼中永远消失。在傍晚的时刻,孙有元步履蹒跚地在那条小路上摇摇晃晃地出现,向我和池塘走来。我总是很远就看到来他抱在怀里的油布雨伞,和肩上的蓝色包袱。要知道,这情景曾经给过我多次阳光般的温暖和安慰。

我心里也有这样一个人,已经离开了的——我的外婆。她总是在山头干活,锄地、除草、播种、施肥、除虫,期盼着收割的到来。一年四季总有干不完的活儿,小的时候还常常在放学以后去帮忙,搬红薯、背玉米……

在到县城上学后,每到五一节放假回家,也正是菜籽收割的时候,我们五个孩子都会背上竹编背篓,穿着长衣长裤,以免被路上的杂草割伤。背着捆绑好的菜籽秆儿,我们一前一后走在乡间小路上,盼着日落的到来。天快黑的时候收工,中间我们中的一个,会早早把稀饭煮上,收工后回家随便炒俩菜便可以吃了,粥喝起来不烫嘴,正好合适。

回家后可能双肩会留下红红的麻绳印子,但一路说说笑笑乐趣不少,终归好玩胜过劳作的辛苦。不论是那会还是现在,能够替外婆分担,我们都是自觉与自愿的,从没有人逃避过。但外婆去世以后,我再也没做过农活,也记不清什么季节该种什么菜。

孙有元给孙光林留下的记忆,是路上的蹒跚以及油布雨伞和蓝色包袱。而外婆给我的记忆,是午饭时在土地里劳作的身影,也是在日落时分,给鱼喂草后席地坐在鱼塘边,留给我一个佝偻的背影。

「总之当我们凶狠地对待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温文尔雅了。」作者:Lily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