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爱斐儿

2019-05-02 04:23 关键词: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阅读:274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1966年5月——),大夫,墨客。处置临床医疗工作至今,现居北京。2004年出版诗集《熄灭的冰》,2011年出书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2013年出书散文诗集《废墟上的抒怀》、2014年出书散文诗集《倒影》。曾获“第四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首届河南墨客年度奖”、 “中国首届屈原诗歌奖银奖”。作品散见于海内、外多种报刊杂志,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第一次碰见爱斐儿是在鲁迅文学院,一碰头,我便被她雍容高雅、淡定动容、静水流深的气质迷惑住,不管是话语、行动,还是神志,都是舒缓有致,轻重有度。这或许跟她既是大夫又是墨客的两重身份不无关系,其健康养生、养心、养气的糊口之道化入诗中,让她在笔墨中建构起一个独特的精神王国,正如她本身所坦陈的:“爱上诗歌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啊!她让我的世界无故多出了一个辽阔无边的空间”[1]。在这个纸上王国里,她是君临天下的“君王”,人间草木都是她的“文武百官与子民”[2],笔墨是她的刀枪剑与权杖。爱斐儿以这个精神王国对抗如临深渊的伶仃感,尽情展开心灵的舞蹈,在现代文明的大后台下实行疗伤与救赎,或许正是因此,她与她的诗获得了独特的气质与气场。

  伶仃感的对抗

  写诗,是很多墨客用以对抗伶仃的一件有效兵器,爱斐儿更是将这件兵器使用得物我合1、器神一体。写诗让她“生长出强健的心肌去对抗伶仃感的夜袭”,“在一种如临深渊的伶仃感中,她帮我平息庸恶世事与高蹈精神绍兴专门治癫痫病医院间的风暴”[3]。不管是爱斐儿的《非处方用药》还是其《废墟上的抒怀》,以及她今朝正在进行的其他散文诗创作,都是她用以对抗伶仃感的秘密兵器,她以诗为兵,以笔墨为剑,开辟了她本身的江山,建立了本身的王国。

  根据存在主义哲学,人本身就是一种伶仃的存在,正如海德格尔的“被抛理论” 所指出的,人是被平白无故地投掷在世的,他绝对地伶仃无助。[4]伶仃是生命的存在方式之一,生命就是一种伶仃的存在。与生俱来的最本源最重要的生计体验,就是哗闹红尘里的深切的伶仃感。人被莫名地抛入这生疏的天下,孑然一身孤掌难鸣。而在现代,伶仃感更成为通病。正如弗洛姆所说:“在现代社会中,小我刚从曾经使生命具故意义和宁静的全部约束下解脱出来,就堕入了伶仃、无权力和不宁静当中。我们曾经看到,人是不能忍耐这类伶仃的,作为一种伶仃的存在物,人是有力与外部天下对抗的。”[5]现代社会使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愈来愈疏远和对峙,人,成了孤立的个体,落空了宁静感。乃至可以说,伶仃成为人存在的最本质形态。

  面临伶仃,差别的人具有差别的处理方式。日本著名生理学家箱崎总一把伶仃分为两类:悲观性伶仃和积极性伶仃。他把能借助与人来往、共处而排除的伶仃称为“悲观性伶仃”,而把有助于创造、发展的伶仃定名为“积极性伶仃”;他认为“悲观性伶仃”者是以猛烈的依靠心,希望借着与别人来来往消弭伶仃的想法为中央所形成的,人只要逗留在这种“悲观性伶仃”的阶段,便难以自力,无法建立自我的自主性;相反地,“积极性伶仃”是不打搅别人,自我判断,本身冷静探讨人生前途时的须要形态,能存在于“积极性伶仃”中的人,必能负担起本身的义务[6]。一个真正有所作为的人必需忍耐伶仃寥寂,承担起伶仃的重力,以伶仃为支点,托起人生的生命重量,从而超越伶仃,升华伶仃。不管团体还是小我,超越伶仃都长短常重要的。“作为一个自力自主的人,如果没有忍耐伶仃的精神,和缺乏节制伶仃的创造力,则无法存在于社会。”[7]确实如此,大通常有所成绩者,无一不是能甘于伶仃,并能享用伶仃,利用伶仃,化伶仃为气力的伶仃者。尤其关于处置创作的武汉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好人而言,“伶仃是创造的原动力。”[8]创作者们在伶仃中都以笔墨为兵器来排遣伶仃,救赎伶仃,超越伶仃,在语词里修建心灵天下凌驾于伶仃之上的精神空间。他们将伶仃感由我及彼上升为整体性的、故意义的精神情素,将纯粹小我的伶仃升华为对全人类广泛伶仃的存眷,并转化注入艺术创作当中。在他们那里,伶仃意味着魂魄的净化、生计的考验、认识的升华,它能使情感得以释负,使心灵到达平静与平静之境,从而凝结艺术家内在生命的气力,使得艺术家的心灵和魂魄穿越伶仃的地道,在伶仃的尽头,焦炙、旁皇、伶仃感将被一网打尽,达到的是生命本体自在实现、艺术家生命和魂魄闪光的境界。

  爱斐儿由于只身闯都城,丈夫和女儿均不在身旁,面临一个个伶仃的黑夜,她便以散文诗对抗伶仃的夜袭,并超越了伶仃,升华了伶仃。小月河、废墟等都成为她最忠实的朋友,是她克服伶仃、超越伶仃的助缘。如小月河一直被墨客认为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就像一种天意,这条安静无波的小河成为我生射中一部分。”[9],废墟亦与墨客的生命亲切相干:“这座废墟就像我心灵相契的友伴”、“我对它有一种宿命般的钟情,于是,我把自己大部分时候交给了废墟”[10]。因此她的诗基本上都是盘绕小月河、废墟展开,一事一物,一情一景,都是小月河与废墟画卷中的详细细节,而《非处方用药》中的那些植物,亦大多与墨客在小月河畔、废墟上相遇。

  或许正是由于与伶仃的对抗,爱斐儿的诗里老是有一个“你”和“我”的对话,这个“你”是万物,或假造,或有现实对应物,但都是被墨客假造化了的抒怀工具,如写“小月河”:“小月河,你能否也像我一样,已搬开心头的乌云,请回了牡丹与蔷薇,坐于它们身旁……你只说,‘只要激流才可让河床更深’。”“小月河,我饮下了你因失望而失望的神情,你不能回绝前来入梦,听我梦话,‘爱着的魂魄一定沾满尘土’。尽管你经常捧出天光迷离的倒影,给深暗与清透差别的光感,让我忘记惊涛,忘记隆替……”, “你”仿佛是情人,仿佛是知己,在“我”与“你”娓娓道来的对话与倾吐中,爱斐儿的情感、生理与设想获得了最好的施展与延展。正是在这类对话中,墨客克服广西到哪里治癫痫#!好了伶仃,超越了伶仃,并形诸笔墨而升华了孤独。

  心灵的舞蹈

  散文诗不仅使爱斐儿可以与伶仃感展开艰苦卓绝的斗争,也让她“展开心灵的舞蹈”,供她“把魂魄翻开”,“抖落那些碎屑与红尘,热诚地面临本身内心的黑暗和光亮”,“让魂魄回归真实的自在形态”[11]。而这心灵的舞蹈次要经过设想实现。读爱斐儿的散文诗,你无法不被她纵横驰骋、上天入地的想象力制服。正是这风姿恣肆的设想力,让她在现代场景、汗青深处与现代、现实之间自在穿越,收支自在,她在想象、幻想、遐想中展开了一个笔墨上建立的极新天下。具体而言,她是经过幻想、自在遐想与典故的联串而建构了一个丰富自足的设想天下的。

  开始,爱斐儿老是在其诗中幻想一个抒怀工具“你”,然后以此为支点展开心灵的舞蹈。几乎是在爱斐儿的全部诗中都有一个幻想的“你”,这个“你”实在不是现实中存在的人或物,而是在现实之人或物的基本上经过墨客虚化处理的纯属于幻想的“你”,墨客仿佛只要跟“你”对话,便思绪飘飞,遐想连翩,拓殖出一个极新的设想空间。因此,这个“你”是墨客展开设想的触发点,是她展开心灵舞蹈的牵引者。爱斐儿在《非处方用药》中把每一味药都称为“你”,都想象成抒怀工具,设想成“人”,每一味药都具有人的情感、行动、神志,由此她以每一味药为基点生发各种设想,纵横古典与现代,汗青与现实,实在与假造,如《虞美人》中的“你”是“虞美人”,汗青对应点是虞姬,她以此为基点,将一段“美如神话的爱情”与垓下之战等汗青故事糅合于诗中,由此让丰富的遐想、设想翩翩起舞,从而实现了墨客自在的心灵舞蹈。《丹皮》《木笔花》《芙蓉》等诗亦是如此。《废墟上的抒怀》里的诗也不破例,“废墟”究竟上是爱斐儿建构起来的“爱氏”废墟,与汗青上实在的“废墟”肯定有极大的收支,在诗中爱斐儿亦是以“你”称谓“废墟”,将其设想成人,设想其各种场景、情节,究竟上,爱斐儿的意图不是复原汗青,不是返归现代场景,亦不是打捞汗青的影子,追随汗青踪迹,武汉癫痫那治得好,医院选择要慎重而是以此为基点展开抒怀,“废墟”只是她抒怀的基点罢了,是她展开设想与心灵舞蹈的一个平台罢了。

  其次是爱斐儿善于以自在遐想展开心灵的自在舞蹈。爱斐儿在展开设想的历程中,她善于经过自在遐想而营建“心象”,完全依靠本身的设想和认识将一些毫无联系的场景自在地组贴串连起来,她故意割断“联锁线”,意象的腾跃转接极其敏捷,生成一个个拟想性的情境,布满腾跃性、跨越性和延展性。爱斐儿笔下的意境多数不是现实化的,而是拟想性的,是她以内在心灵天下的时空认识牵引诗思,神游万里思接千载地纵横驰骋设想,冲破了时空囿限,冲破了彼与此的逻辑联系,冲破了惯例或常识,完全沉醉在想象空间和拟想脾气境里自在舞蹈,如《王不留行》中一开篇就是“我决意挂印封金,不再领受君王之命”,美满是一种拟想性的情境,以此诗句开篇,为全诗奠基了一种充满剑光侠气与古典气味的基调,让人一开始便设身处地地进入到一个古典情境里,而这统统都是墨客以“王不留行”为基点生发的设想,美满是墨客内心“心象”的外表投射。

  另外,爱斐儿还善于挪用典故展开设想。爱斐儿善于用典,几乎每首诗里都埋有典故,但她都是不着痕迹,老是把典故随手拈来,化合于设想的跃动与遐想的游弋中,蕴涵深挚文明神韵的典故成为设想与遐想伸开的触媒,同样成为自在驰骋设想的动身点。在爱斐儿笔下,古典获得了新诠,汗青获得了诗意的新的生长,如《小月河剧情》里爱斐儿化用了“婵娟被逐”、“在水之湄”、“水调歌头”、“秦时明月汉时关”、“西出阳关”、“荆珂刺秦”、“霸王别姬”等各种典故与古典诗句,拓展了一个布满古典与汗青设想的诗歌空间;《茵陈》一诗中爱斐儿征用了“涸泽而渔”、“桃园结义”、“铤而走险”、“荆轲刺秦” 等各种典故,在这些典故的联串中,一幅内涵丰富的汗青画卷出现于笔墨之间,让人在对汗青的遐想连翩与感慨中目不暇接,深深邃醉。而《虞美人》中的“霸王别姬”、“三足鼎峙”,《木胡蝶》中的“梁祝化蝶”,《丹皮》中的“祸起萧墙”、“朱颜祸水”,《豆蔻》中的“黛玉焚诗”等等,都是挪用典故驰骋设想,尽情地实行心灵的舞蹈。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