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短文学 >

如果,爱可以往前一点点_散文网

关于这位,我们属于是忘年之交吧。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放的如此之开来倾诉的。或许,他在小辈面前只是为了要提醒些什么吧。当他满心失落叙述完这段故事,我没法用某种去填满我此刻的,这几天我总在想,为什么《东京情故事》里的完治与莉香要在列车中擦身而过,失去了彼此?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为什么一切都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去珍惜?人到底怎么了?

—— 前言

(1· 遇见)

他不曾以为自己会遇上她的。那是一个睛朗的午后,喧嚣的电脑市场一下子变得异常的冷清与肃静。他茫然地坐在公司里的电脑转椅上,心情莫名其妙的烦躁与不安,也或许是人到中年,有许多麻木的心绪在心里蔓廷扩张,这种疲倦了的情绪总让人堵得发慌,他看到了窗外,那是一个多么繁忙喧哗的城市,熙攘的人流中,一辆一辆小车从他的眼前扬长而去。他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想了想自己麻木的,到底是不饶人啊!他这样地想。

“请问这里有电脑出售吗?”他听到了一声温柔悦耳的女声在问他,他忙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抬起头来,不由眼前一亮,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充满青活力的,高高束起的长发,一身优闲的服装,干净而利落。

“这姑娘长的真标致!”他心里暗自夸奖。( 网:www.sanwen.net )

正在凝眸之间,他的神经深处不由紧紧绷动了一下,他从这张清秀的脸中看到了一双十分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夹杂着许多说不清的伤感与,他还想从那双眼睛中读懂些什么,可是那双眼睛正在怔怔地看着他。他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了,忙收回自己的目光,礼貌地问:

“你们好,需要买一台什么样配置的电脑。”

这时旁边一个男的说话了:

“可以先看下电脑硬件的报价吗?”

他这时才注意到女孩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心里突然滑过一阵失落,但是他很快便掩饰了这种不快的情绪,他不再了,是不应该有这种情绪的,他自己这样想。

于是他回到办公桌里拿来了张报价表,然后详细地向这两位客人介绍起各种各样品牌的硬件,那个女孩一直很安静地坐在他刚才坐过的位置上,也一样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窗外那个喧哗的世界。而那个高大的男人却忙着挑选各种配置。

他心里暗想,“这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吗?”

可是这种想法很快被他狠狠地抛开很远。这一笔交易最终还是成交了,在女孩和男孩抱着电脑离开的那一瞬,他似乎感到了些什么,可是这些失落的情绪很快又在平淡的日子中化为乌有。这只不过是一种陌生人的偶遇,匆匆遇上了,然后擦身而过,明天依然还是陌生。

(2· 相识)

日子如潮水般滑过,刚进入季,电脑市场郑州癫痫病医院怎么样,这里治得好一下子由高潮落下了低潮,里里外外都冷清一片,他依然喜欢坐在那个临窗的位置,依然在之余出神地看着窗外那个繁忙的世界,不知道是否男人到了这种年纪,经历了的失败与生活的种种不如意,心里总显得特别的与空洞,至少他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到底在寻找些什么呢?”他冷嘲了自己一下,便把目光从窗外收回,却意外看见了那双忧郁的眼睛,他内心深处不由一阵绷动。

他总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女孩总能引起他内心的躁动?

他打量着她,见她扛着一台电脑站在公司的门外喘气,他想:她一定在外徘徊了好久,这时正是午后,其它员工在午休都回去了,只有他没有走,他不想回那个泠清的家,想起那个家,他的心不由又一阵颤动。

他忙走出去从她的手中接过那台电脑,那个女孩也跟着走了进来,带着几分谦意微笑着说:

“这台电脑不知出了什么问题,每次运行时总会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师傅,你帮着看看吧。”

他没有看她,便转过身,把电源接上,然后动手操作了一次,发觉只是电脑系统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他把系统重新装了一次,十几分钟后,一个新系统便装好了,那个女孩说了几声谢谢,便扛着它走了。他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很久很久,他发觉这个她似乎变黑了许多。这是以来,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看得这么出神。

不知为什么,这段日子,他总是在中看见那双忧郁的眼睛。生活似乎又归于平静,他依然在工作,有时他也在奇怪地想,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念念不忘?甚至还希望那个女孩的电脑再次出现问题,然后扛着电脑来找他。

(3· 期待)

这个期待还真的实现了。

在一个午后,女孩还真的又独自一人扛着机走进了他的公司,公司里的其它员工都在问那个女孩,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扛着电脑来,这么重的活不应该是女孩干的,可是那个女孩却友善地笑了笑,并没有答什么。只有他在一边一声不吭地帮她检查电脑,可是他发现电脑根本上没什么问题,女孩却坚持着说:

“每次启动时总会自动关机。”

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还是没发现什么问题。他只好说:

“你把它扛回去再试一下,这里是我的电话,如果还是这样的情况,你再打电话给我。”他说着便把自己的一张卡片递,女孩接过说了一声谢谢便扛着电脑走了。

他还是怔怔地看着她扛着电脑走了,这次他奇怪地想:“那个高大的男人为什么不陪着她来,非要一个这么瘦弱的女孩扛着这么重的电脑,他是怎么做别人的男朋友?”这种想法让他心神慌乱了起来,别人的事关他什么事?

女孩的电话是在晚上七点多钟打来的,他询问了一下电脑的情况,女孩说那电脑还是老样子。他拿着手机沉默了许久才说:

“你家在那?我过去帮你看下吧。”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医院

“我在民丰路15号3楼304房。”

女孩说了地址,说了声谢谢便挂了机。

从事电脑这行业以来,他从来没有上门维修的习惯,而且民丰路这个地方离他工作的地点还很远。可是他总不希望她那样一个瘦弱的女孩每次总是独自一个人扛着这么重的主机来到他的公司找她。

人有时就是这样的奇怪,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想去对她好?一个对他来说还是陌生的人,难道是因为她那双忧郁的眼睛很像里的那个她?

他去了女孩的家,女孩也许是由于很热情地招呼了他,他感受到那久违的家庭温暖,他打量了女孩的家,地方虽然不大,可是却整理得异常干净整洁,窗台上种满了许多植物,正值,这些植物在微风中长得异常的美丽,女孩这次并没有像初次见面时那样沉默不语,她欢乐的声音同时也感染着他那颗惆怅与失落的心。

吃过晚饭后,他把电脑检查了一次,这次他终于弄清楚了女孩的电脑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原来是女孩家的电力不够,才会造成主机在启动时会自动关机。机修好了,他便和女孩闲聊起来,他很奇怪,为什么从进门到现在只看见女孩一个人,而她的家人呢?那个男朋友呢?当他问起她的家人时,女孩的嘴角颤动了一下,眼里闪动着一些什么,女孩没有再说话,他也意识到一些什么,并没有再问下去。

他开始每晚在里和她聊天聊到深,网络毕竟是一个好东西,在现实生活中你可以掩饰种种情绪,可是在它的世界里,你不必在意对方的某种表情。他发觉自己真的爱上了女孩,可是女孩会爱他吗?一个离过婚的男人,况且他也不年轻了。

在聊天中,他对女孩的了解一点一点地多了起来,他知道了女孩的已经离婚,并知道了女孩有了男朋友,那个高大的男人便是她的男朋友。在一次聊天中,他很想问女孩,“你男朋友疼爱你吗?”可是他始终没有问,他怕听到女孩的回答。

女孩似乎把他当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每天在聊天中,总会调皮地把他逗得开怀大笑,有时女孩也比较伤感的,每当看见她闷闷不乐,他总是像大哥一样去怜爱她,但是对女孩的那份却被他深深压抑到心里去了。他想,这样也好,自己并不可以带给她真正的。

(4· 爱上)

有时有些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当你遇上了,你就没法逃得过感情的种种劫难。

七月份的时候,因为公司业务上的关系,他必须到外地出差两个多月。他并没有想得太多,他想,也应该是时候出去散散心了,日子总是过得乱七八糟的。他也没有和女孩说便走了。

在外地,因为网吧离他所住的地方比较远,所以他并没有去上网,但是他知道女孩每晚一定在网上等他。当渐渐来临时,他也感受到了那种惆怅,躺在床上他乱七八糟不知想些什么,这时手机响了,是一条新信息:

“怎么了,好久没见你上线了,这段时间好不习惯。在外地适应吗?”

看完了信癫痫初犯吃什么药息,他没有复她。女孩似乎急了,或者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不断地发来信息问他出了什么事,那晚他一直没有复她,可是他的心却很温暖,因为他感受到女孩对他的那种关心,不管女孩把他当朋友也好,或者当他是大哥也好,总之她感受到他的存在,原来她还是紧张他的。他开心地入睡了。

在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他最终忍不住跑到离这里有几十公里的网吧去上网。他上线了,也看见女孩的头像一闪一闪的,他开心极了,女孩似乎在生他的气并没有理他,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失落,他开始要求和女孩语音,起初女孩不答应,他继续发出请求,女孩才接受了。可是彼此的沉默下来,女孩没有出声,好久,他才问:

“你还好吗?”

然后他便听到女孩抽泣的声音,他的心也一紧一紧的,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问了数遍女孩也没答他,只在一边抽泣,然后他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的声音很大声地吼着女孩,他通过语音什分清楚地听到了,然后女孩便关了语音,那个头像也由原来的金色变成了灰色。他不知自己是怎样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的,那种心情混杂着种种没法言喻的情绪使平时不喝酒的他也猛地灌酒。总之那晚他喝醉了,头痛得厉害,他想起女孩的抽泣,想起那个男人的吼骂声,他用手打着自己的头:

“连自己爱的人都没法去保护,你他妈的没鬼用。”他自言自语,然后沉沉地睡去。

(5· 分别)

当他完成工作回到自己的城市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后的事了。他打了一个电话给女孩,女孩握着电话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也没有说,他也想对女孩说些什么,可是最后也没有说,他们只问了一下对方最近的情况便挂机了,当他听到对方传来嘟嘟的挂机声,他愣在那里一直很久很久。

很久的一段时间,女孩都没有上网。

女孩再次打电话给他时,已经是初了。

那天女孩在电话里很地对他说,她要搬家了,希望他能够帮她。他想问女孩为什么不叫她男朋友帮忙,可是想了想最终也没有问。

可以说那段日子是他中最开心愉快的。

他和女孩一起装修女孩的新家,一起粉刷白的墙,一起讨论怎样子去摆设,一起去家具市场购买各种各样的家具,看着那些绿茵茵的植物在阳台上随风摆动,他苍老的心也在那一刻变得年轻起来。可是他一直很奇怪,女孩的男朋友呢?为什么女孩从来没有提起过他?

一直到那晚,晚饭过后,他问了女孩,女孩沉默了好久,然后是不断的抽泣,好久,女孩才说,分手了,他本来是应该感到开心的,可是他没有,他心里的那种滋味他说不清,可是他却感受到女孩热切的目光,他发觉女孩在热切地注视着他,似乎在期待他说些什么,可是他逃避开了,他想起了那次失败的婚姻。见夜已经很深,他安慰了她几句,便告辞回去了。

那晚飘着点小,他从女孩的家里出来一直沿着那条花园的小径跑了几个小时。哈尔滨中医癫痫医院>

(6· 离开)

从那晚后,他没有主动再联系过女孩,女孩打过几次电话给他,可是他在看到号码后便把手机关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逃避女孩,其实他很爱她的,只是没勇气去爱,怕不能给她幸福。

又过去了,当初夏来临的时候,他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见过女孩了。在这段时间里,他曾经收过很多次女孩发过来的信息,可是他从来没有复她,他把那段感情深深压抑到心里去了。

可是谁想到,那个是一个多么阴晦恐怖的季节。“非典”的来临,使每个人整天都提心掉胆,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死亡恐惧中。他很深刻地记得,那天他感冒了,而且发着高烧,他静静地躺在家里,似乎死亡真的一点一点向他靠近了,他闭着眼睛胡乱的想,他似乎发了一个梦,梦中他看见女孩来到他的身边、、、、、、、

其实那次他并没有真正感染上“非典”,那个梦也是真的,女孩当时真的来到他的身边照顾他一直到他病好。这件事一直让他很,因为在那段死亡随时可以降临的日子里,女孩可以不顾自己被感染的危险而日日夜夜守护在他的身边。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

可是有些话他一直放在心里没有对女孩说,直到失去她,他也没有说。

他很深刻地记得女孩离开的那天是七月二十六,那时“非典”刚过。那天他正在上班,女孩打电话给他告诉她将要离开这里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城市去。他握着电话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很久,他才对着电话说了一声“祝你一路顺风”,女孩哽咽着追问他,问他是否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他知道,女孩在期待他挽留她。可是他没有,他握着电话,说了一句“祝你幸福”,便挂上了电话。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自己眼中有一股热热的液体在打转。

女孩便真的走了。

在往后的几年中,他曾经接过女孩打来的三个电话,第一次,女孩告诉他,她很他,他在电话里把话题扯开了,第二次,女孩对他说,她了,对方男孩和她同年,对她很好。他在电话里说了很多祝福的话。第三次,女孩告诉他,她生了,很可爱。他苦涩地说,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再后来,女孩便没有再打过电话给他了。而这些年中,他没有再遇过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

后记——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我的朋友是一间电脑公司的技术员,当时朋友不敢去接受女孩,是因为当时朋友面对着各种各样的生活压力,他认为自己到了这样的年纪还是一事没成,并且经历过婚姻的失败,并不可能给予女孩真正的幸福。在这篇中,我并不懂得怎样深刻去剖析,亘古以来,爱情是一个古老而又新鲜的话题,它潜伏的意识是无形,难以理解的,它是来自与心灵之间相撞所带来的火花,带给你的可能是甜蜜,或者更多的,但是我还是想对所有的朋友说,当真正的爱情来临时,别怕,勇敢去爱,别让你中的另一半悄然从你的身边溜过———

---

首发散文网: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