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诗歌大全 >

人蹲三年,你捣三日_散文网

老父在时,常常教导:“遇到生字,有边读边,无边读上下!”因为他们当时没有字典,很多生字只能是靠蒙!而且,中国的好多,也确实可以这样蒙的!

再说从前有一个村子,村民们都没有,为了下一代不做睁眼瞎,大家提议请位教书先生来教学。经介绍,请来了一位很老的老先生!老先生为人勤勉,学风也端正,某日,当他教到“岛”字时,先生犯难了,一下子读不出来!先生想:“这个‘岛’字,‘’在山上,山通石,‘鸟’且不见脚,肯定是蹲下了。一只‘鸟’蹲在石头上,这字肯定念“蹲”!老先生似乎很有,从此,每逢此字,就读“蹲”。三年期满,老先生衣锦还乡,还得了个博学的名声。

老先生既然走了,得再请一位先生,才不会耽误们的学业。所以,村里又请来了一位的先生。这年轻的先生当然也是端正又勤勉的。据说还会写点诗什么的,总之是年轻有为而又不腐朽。

第二天,年轻的先生就上学堂教课了。当然,当他读到“岛”字时,自然是念“捣”,而不念“蹲”。所以众生一听哗然。一个胆子大点的学生,怯怯地说:“先生,您好象是错了,要读‘蹲’!”先生大怒,拿着教鞭就要鞭打该生。该生不服,请来了全村的乡里老大,痛斥先生不学无术混饭吃!

乡里老大们叫来了所有的学生,经过一番周密而认真的调查研究之后,得出的结果是,此字从来只念“蹲”。决不念“捣”!于是乎,这群乡里老大叹了三回气,摇了三次头,最后对那年轻的先生说:“看来,先生的水平还不如我们的小学生。年轻人,回去好好再深造深造吧!”

第三天,这位年轻的先生就被辞退了。从此,在闽南就留下一句老话:“人蹲三年,你捣三日”。这“捣”字,在闽南的俗话里,是争执的意思。也就是说,别人在这里盘据了三年,你却在这里和别人争执三天!云南癫痫病医院好吗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当然,这只是一个民间小,故事是说完了,然而,心却开始叫嚣起来,我们的好多思想,往往也源于这样的弊端,在此,不得不一说。

一是迷信。在我们的信仰文化里,除了儒教和道教是原生态土生土长的之外,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等都是些泊来品。国人对很多自古传下来了迷信思想,总是十分虔诚,不管对与不对,理解与不理解,总之一句话,“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变”。你就说这大清朝的辫子吧,清军入关时,多少明朝遗老,为了保留汉节,拒不剃头而情愿掉脑袋;而辛亥革命之后,又有多少大清遗老,哭着喊着,宁可让你枪毙也不剪辫子。这辫子当然没错,错就错在思想。清初的时候,说是在维护老祖宗的面子,到了民国初年,也是为了维护一条老祖宗的规矩。

这就是我们的一些,有时不存在理解与不理解,只有传承和信奉。固然,民族需要信仰,人类需要信仰,一个国家需要信仰,但把信仰做成了迷信,总是有百害而无一益。民国前期的大小军阀们,不少是靠占卜和求签来决定他们的命运的。在这些枭雄们的眼里,他们虽然鱼肉百姓,却对上天和神灵唯唯恐恐。中国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因为没有文化而让一些人把“岛”字教成“蹲”字,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其次是强权。没有人不知道赵高指鹿为马的故事,中国古代的强权总是能压倒一切,让人不信也得信,不听也得听,否则你就不得好死。为了一条命,一个官职,国家算什么?王朝算什么?民族算什么?“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多少忠良烈士总是先入黄土,奸臣怎么了,他要后死,反正我是先看到你死了,我死了之后的事,我没看到,遗臭万年又怎么了?不也是留了名吗?只要是历史,那都是的东西,是云烟,太阳出来之后,它南宁看癫痫的医院就烟灭了!

当然,某些强权决不是有意祸国殃民的,他们往往是无知和无意识的。因为他们也觉得他没做错什么,他们是权威,是,是说一句话能让天地都动一动的神,或者是菩萨。他们的错只是他们自己想当然了,不经过论证,也不问一下别人,征求一下手下的建议。正因为他们不负,他们错了,所以老百姓也就跟着他们错。并且说,这是某个权威人士的心得,定然是错不了的。于是乎,也就习惯成了自然,就象那位老先生,凭着自己伟大的天才捏造,成就了他的博学,成就了他的千古,成就了他的臭名昭著。然后这些目不识丁的老百姓,自然要深受其害,而且要拿他的错误来当武器,狠狠地批判真理!

其三是跟风。我们对权威名人,对名星学者,自然是崇拜有加的,这点,似乎无可厚非。对领导的尊重,对学问的尊重,这是一个民族进步的本源,自然是应该鼓励的。然而问题的严重却在于,它常常会形成一股强风,没有东南西北地乱刮。往往听人这么说,这是某个名人的作品,我很欣赏;我穿的这件衣服和某个名星一样;还有,我的这发型,是根据某个名模弄的;我的这篇文章,是某个权威点评的。说来说去,西施是,连病态也是美的,东施要装成那样,真的就只能吓死人了。

谁都喜欢名人,喜欢名星,喜欢权威,看电影电视的时候,有某个名人在上面演一下,让人看了就会激动半天,觉得真过把隐了。的确,俺也痴迷。可喜欢归喜欢,要想模仿先要了解一下自己的个性,否则,也就是东施笑颦了。

今年的服装流行什么色彩,什么款式,大家都一窝蜂的喜欢上了,不管你的身材肤色是否合适,反正要是不穿,就是不入时,就会让人瞧不起,让人觉得离开了这个社会,成了古人!有时开个集会,蓦然回首才发现,怎么就青一色的像制服呢?难怪老先生在此“蹲”上三年之后,所有学生就青一色的也跟着“蹲”上了一辈子。

济南哪个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

其四是习惯。我们常有好多习惯,不管是好是坏,这些习惯都是个人所造成的,那是一种常见的过瘾或某种面子的不甘心。就说抽烟吧,中国人最多,抽烟的烟民也肯定最多。中国是最大的烟草生产国,3.5亿的烟民也是世界第一,因为抽烟死亡的人数也是世界第一,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实。当年说鸦片是帝国主义掠夺国人的精神和白银,现在我们却在自己的国土上摧残自己的精神和人民币。

没有人不知道抽烟有害;也没有人看不懂“政府公告市民,吸烟有害健康”;更没有人连“空调请不要抽烟”和“公共场合请不要抽烟”的牌子都读不懂;可就是不能不抽烟!因为这是一种习惯,这是一种过瘾,当这样的习惯和这样的过瘾来时,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总之得先过一下,否则就不好受,自己的健康都不管不顾了,社会公德又算什么!

因此,当学生们习惯了这种可怕的“蹲”法之后,他们是不会再接受正确的观念了!他们习惯的他们感觉,他们觉得承认错误同样也是一种可怕的丢人。即使某天某个同学去亲戚家做客,无聊间说起这事,他们也要为自己这三年的代价讨回一点点面子。

其五是麻木。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初的这些日子,我想是国人最为麻木的时候了!皇帝是没有用了,因为他不能再造福人民了,只剩下赤裸裸的腐败和剥削,所以皇帝要下台。当皇帝下台的时候,竟然谁也说不清到底是谁做了总统,民国到底有几个总统,总之,换来换去,都不关我事了,人民只想能过得平安,有饭吃就行!至于这个字是“捣”还是“蹲”,已经无关紧要了,别人说是“捣”,就让他“捣”去吧,别人说是“蹲”,也就“蹲”好了,反正,只要是说的人多就是正确的,自己不要有什么主见最好,免得把命都给革去!

我想当年那年轻的先生,有过了这次失败教训之后,估计是会学乖了点。不会再和人乱争执了。不就一个错字天津#!权威的癫痫医院吗?让他“蹲”吧,反正只要饭碗能保住,一切都是能保住的,何妨“蹲”它三年两载。没有了饭碗,就等于没有,没有了饭碗,也就没有机会!

突然间想起读四年级的时候,有个教我们《自然常识》的老师,估计也就三年级的水平吧,据说他家很苦,让他来教书,是为了照顾他。那时他读到“传染病”这三个字的时候,总是读“传杂病”。因为他是老师,又是大人,所以同学们都不敢说他错,只是偷偷地捂着嘴笑。后来我想,这老师当时他应该是这样想的,所谓“传杂病”,当然是好多人在一起,杂七杂八的,说得口吐飞沫,让病菌飞来飞去就染上病了,所以他就读成“传杂病”。反正,他是老师,老师该是不会错的。

所以我常想,老先生当然是没错的,因为他是权威,是圣人,他只是根据他的一些推理,完成他的结论。虽然他推行了他的错误结论,但你学生和家长更是无知,所以这样的结论才能成为真理!更何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不能因为他的一个错字,就否定了他三年的汗水对吧!学生们当然也是没错的,因为他们一定要听话,要尊重权威,否则就是不敬,就是忤逆,在中国,就是大逆不道,一定会受到沉重的打击和批判。何况,学生们自然不如先生了,因为他们无知,所以才要学习,不懂是不能装懂的!家长和乡里老大当然也是没错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读书,更何况,他们也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和研究,在确定结果之后,才做出英明决定的。所以,家长和乡里老大的决定,是为了下一代能进步和这个村将来的名声而下的,不标功立榜就好,更是何错之有呢?!而年轻的先生更是没错了,他可谓是哥白尼,是布鲁诺,是真理,是背十字架受苦受难的上帝,他为了捍卫真理而牺牲自己的前途,是应该立贞节牌坊的,是该让世人供奉的。

所以,我常纳闷,到底,这是谁的错呢!?

首发散文网: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