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长篇小说 >

[我就是一个按部就班的俗人] 那年八月,在家人的翘首期盼中,在付出了父亲劳累过度离世的凄惨…

那年八月,在家人的翘首期盼中,在付出了劳累过度离世的凄惨代价之后,尽管有些不那么顺风顺水,不是那么水到渠成,我还是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在中国八十年代末期,能够进入大学深造,对世代子弟来说,就是彻底的告别了农民身份、端上了“铁饭碗”的公家人!

自那以后几年,尽管大学期间,遭遇了1989年的“学潮”风波,我还是按部就班,四平八稳的取得了大学毕业证书毕业、享受到了当时的大学生安置政策,被安排到了一个县城区的、濒临破产解散的集体小企业上班。

或许是抱了一些期望,就业上班几周之后,与我一同分配、一同上班的一个同事的,从老家农村,风尘仆仆、兴高采烈的来探视已经上班就业的儿子,由于当年通讯信息的不发达,她起程进城之前,并没有告之她引以为傲的儿子,一路询问到单位大门,已是近黄昏。

那位母亲进入单位后,第一个被询问的人,恰巧竟然是我!感觉有些唐突、有点忐忑、有那么一点于心不忍,我还是用手指了指,告诉了她儿子正在“卖力”的场地。

那时,我们上班的单位并不大,是一家早已经过了鼎盛时期、业已迈入事业“暮年”的乡镇肉食站,上班的干部职工仅二十几个,包含十多个行政管理服务人员和十多名杀猪卖肉的一线工作人员,就是拿退休工资的人员有点多,竟然达到了三十多位!摇摇欲坠、破产清算是早晚的事!我们上班就业的单位,场所也是不大,一幢七间两层的邻街道破败楼房,后面便是一排用作临时圈养牲猪的牲畜栏和屠宰场地,两排房屋之间的空间场所,也不宽,只三四米左右,仅能并排停放二辆拖运牲猪的手扶拖拉机。

不远处,那位母亲看见了穿着长筒鞋、双手及身上溅满猪粪、正费力把一头牲猪赶往屠宰台的儿子!四川癫痫医院有那些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或许是与想象中情景的反差太大,我分明看见了那位母亲眼角的泪!满是皱折的眼圈,慢慢红了,蓄满了泪水,旋即忍住了,一扭头甩干了泪水,勉强挤出了笑容,深情的呼唤一声儿!

也许是感觉到了母亲的呼唤,我的同事一扭头,看见了一个熟悉且慈祥的脸,尴尬的笑了笑,费力的翻过栏墙,快步奔向了母亲,随即又转身,迅速走向墙角的水池洗手洗脸,顺手取下一块抹布,掸了掸衣服上的粪!

整理了一下服饰,调节情绪恢复了笑脸,司职“赶猪”的同事,把他的娘亲,迎进了与我共用、两床两桌两椅、由办公室临时改建的寝室!

“儿啊,我费了老大的劲,积积攒攒供你读书改变农民身份,进城工作,打死我也想不到,你的工作竟然是这样子的!”

终于控制不住失望的情绪,拉把椅子坐下,泪流满面的母亲,抽泣着对我的同事说道:“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与其现在喝了一肚子墨水做杀猪助手,还不如极早让你辍学,拜杀猪匠为师,安心做一名以此业谋生的杀猪手艺人!”

正准备进房问候同事母亲的我,老远就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出自一位母亲之口的话语,虽然难听,但亦不缺乏切合实际的道理!我怆然悲情,深深悟出了同感!暗自苦笑,旋即又是释然。与我豪情万丈、满满的初来单位报到,尔后跌落到尘埃的情绪相比,一个极其艰难的自我调节心理历程,这次还真算不上什么!只不过又是多触碰了一次“心酸”的起停键!也许现实境遇相同而家境稍有差异的缘故吧,我已经释怀并已接受当下,这就是一份工作、一个养活的起点而已!我亦是芸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都在施保定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展谋生的手段,只不过比当下的一些老的同事胸中多了点“墨水”罢了!其本质并无其他迥异!

当天,气氛虽有些別扭,我的那位同事还是在我的极力掺合下,抚平了一点点他母感中的悲怆!尔后,神情黯然的回了乡下。

那之后不久,破产清算、找工作临时上岗、再下岗、落实政策再安置就业,三年多的,我谋生的“饭碗”几度被砸破,又几度使出浑身解数的找寻,失而复有的饭碗,让我几近麻木!被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大潮冲涮得体无完肤、在生存压力的社会洪流中几度溺水、又几度上岸的我,已经丢弃了浮躁,学会了沉稳,把工作与养家糊口的饭碗,实实在在的划上了等号!

与摆摊卖猪肉的北大学子相比,我只是没有那么显著的母校光环,而不被社会所关注罢了,其下岗失业后的心路历程,以及在重负下谋生的刨食办法,也应该是如出一辙!

人民大学毕业的那位学姐,在外出求职打工的征途中几度挣扎,终是因为的重压,也一度“无工可打”而闲赋在家相夫教子。其被放在聚光灯下深入骨髓的拷问,亦是真够让她喝一壶的!

拥有高学历的人在求职的路上挣扎徘徊,乃至于沉沦迷失,如众多求职失败的打工族一样,本不应该成为“新闻”!更不应该拿此类素材来炒作!但此类情形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又有什么办法呢?挖掘和撰写此类新闻,也是一项工作,亦是撰稿人赖以生存的饭碗!其出发点和动机也应该不是那么坏吧?!

被社会高度“观注”过的那几位拥有高学历、尔后平凡劳作的劳动者,不管被炒作之后的结果怎么样,但在被“灵魂拷问”的那些时候,应该是有点如坐针毡的!

我能够成功避开社会灵魂拷问的洗礼,还真是间接证明了我就是一个俗人!

<兰州癫痫哪里治的好p>我娘离世的那年,是我再一次从“体制”内下岗待业的第二个年度,那年,我尚在青藏高原的一隅创业,那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其实就是开一个日用品小商店谋生!得到娘离世的噩耗时,是一个感觉冰凉的临晨!那一刻,我穿着薄薄的睡衣、握着座机电话,一同滚落到冰冷的水泥地板上,面朝东南方向跪下嚎啕大哭!

如我那位一同分配到乡镇肉食站同事的娘一样,她应该是“耗”不起了呀!从几亩田地里刨出的全部收入供我读书,期盼我跳出农门、出人头地!在我刚分配到单位的那年晚秋季节,娘把一头牲猪卖了,买了一辆牌自行车来“装撑” 我的“脸面”!那是那年我家仅有的、拟用于次年节开支的所有积蓄!娘是期盼我风风光光的从城区回农村老家来光宗耀祖的呀!

那年代,我太让娘失望了!又一次下岗失业后的一些时间内,各种嘲讽也不时钻入娘的耳朵!娘对我的期望值亦从云端跌入尘埃!对我的社会角色定位,也从“天之骄子”呈直线坠落为“凡夫俗子”!我在“顶雷”!娘亦是!阵痛之后,娘只期盼我活着!活出人模狗样更行!

后来,听哥说,娘是“笑”着离开的!她离世的前一天,在与她的电话聊天中,我向她透漏过:那天我的商店有一千多元的营业额,利润估算有几百元。她由此判断,我终是可以凭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啦!

一生从土地里刨食的娘终是不愿再等、更多的关于我的信息!也许,自幻想破灭的那时开始,娘就已经认定,她的儿子就是一个俗人,一个用自己的双手从世俗中刨食的凡夫俗子!

虽然颇费了些周折,与众多的世俗男人一样,我还是成家、生子立业;也许还是喝了一肚子“墨水”的缘由,我被重新落实安置政策,在一家相对稳定的事业单位供职。

每天早晨起床、洗漱,与妻进行简单郑州哪里治疗癫痫#!好的闲聊,间或来一个深情的拥抱,然后各自回归工作岗位。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波澜不惊的日子在悄悄的流失,们在不知不觉中!我这个世俗的中国男人,被中国家庭的居家成长模式“熬”成熟了,也熬得更加世俗!优雅的活着,这应该就是在苦难与希望中熬了一辈子、与贫穷搏斗了一辈子终未如愿的、我那娘亲的理想生活!可她终未等到!

经历一系列变故的打磨,一个四平八稳的行政单位的事业公职人员,于我而言,就是一个饭碗而已,并无其他!就是生活起居有了规律、多了些法定的休息时间而已!其他来自世俗眼光中的微秒变化,我认为跟是一样的!也应该一样!

与娘亲一样、与其他大多数中国式家长一样,我也有了期盼,期盼子女们能踩在父辈的肩上更进一步,发展空间更大一些,日子过得更优雅从容些!

凡事到了的时候,真实得如同假的一不!我热这艰难而又拚尽全力的每一天,没有人间烟火,就是一段的旅行!人生最大的窘境,即使也不会降低自己的食欲!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多愁善感起来,思绪也渐渐多了些!尽管应时代的要求,工作岗位被赋予了许多新的内容,每时每刻我都在调整和充实自己,努力让自己适应工作岗位的挑战,让自己在胜任岗位的同时力争完美,其实,我内心真实的认识仍是保住工作、端稳饭碗!不能再一次让这“养家糊口”的家伙什从自己的手中滑落!

我所走过的每一天,都是在穿越时空、看世间风景,我能做的就是在品味这个过程!渐渐的,我在老去,与时代相比,只不过是在渐行的“世俗”中添加了些许新的东西、世俗得更加老成!细细品味,我终是这尘世间的一个俗人!

闲来澧水人

2020年3月31日

首发散文网: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