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情感日志 >

蹲点干部(第六章)-

  第六章 选举站长

  他和朱家福从阜河乡大鹤村下乡回来,在县城的单位上待不住,朱家福背上相机,又跑去海鸥照相馆找朱孔潮,到朱孔潮姐夫的兰原照相馆去串门子。这几次朱家福没有喊他,他知道,也没有要求跟上朱家福去。
  一天早上,坚艺贵副局长到他们站上来了一趟,在李学民的办公室里,当时,站上的主办邹卫东也被李学民主任给叫去了。坚艺贵副局长走了以后,到了下午时分,站上的主办邹卫东在他们的房间里对他有点不自然地说道:“李学民主任叫你到他房子里去一下。”“是什么事?”他问道。“我不知道。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邹卫东笑着回答道。
  他来到李学民主任的房间,门开着他走了进去,李学民主任正座在办公桌后面想着什么,看他进去了,就对他说道:“小孔你坐吧。我们刚研究了一下,为了工作的方便起见,对各房间里住的人进行了调整,你和朱家福都是一个经作小组,你搬到他那个房间里去住,商量工作也比较方便,你看有没有问题?”他刚坐定,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稍加思考后就慢慢的说道:“行,没有问题,站上已决定了,我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那你就抓紧去办。”李学民主任说道。“行。”他说完就起身出了李学民主任的房间。
  回到他和邹卫东住的那间房里,他坐在自己的床沿上,没有说什么,邹卫东看他一个人在发呆,就问他道:“找你过去是什么事?”他转脸对邹卫东回答道:“我要搬房子了,要和你分开住了。”“你搬到那间房里去?”邹卫东问他道。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这样说道:“我搬到朱家福的那间办公室去,和朱家福住一个房间。”“你多会搬过去?”邹卫东问他道。“我先过去和朱家福打个招呼再搬。”他回答道。
  他出了这间办公室,向朱家福的房间走去,还没有到门口,就太原看儿童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看见李学民主任正好从朱家福的房间里出来,朱家福也跟出来站在了门口。
  “小孔,我已经给家福说好了,你现在就搬过去。”李学民主任边往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走去,边对他说道。“知道了。”他回答道。
  这时,邹卫东也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站在门前的水泥台子上,看着他们三个人。
  “小邹,你帮小孔搬家,搭把手抬一下桌子和床板。”李学民主任站在了院中,对邹卫东说道。“好,没问题。”邹卫东回答道。
  朱家福进了自己的房间,他跟着进去了。“朱师,我帮你先搬着倒腾一下地方。”朱家福站在房间的地中央,半天了才反应过来,对他面无表情的说道:“行,把我床转一下,再把我的那些东西塞进床地下,把卷柜立到我的床头,地方不就腾开了吗。”
  他帮着朱家福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一张单人床转了一个90度角,从靠后墙的位置,一下就挪到了北面的边墙下面,靠墙壁放下,再把南边边墙前立着的一个文件柜,抬到床头,北面靠墙壁,西面靠床头,文件柜的门向着窗户摆好。然后就把房间里放着的其它东西塞到了床底下,朱家福把冲洗相片用的器皿,打开文件柜往里面放。房间里就算腾出来了南面的半个空间。
  朱家福还在收拾着一些房间地下到处扔着的药水瓶,他出门到了他和邹卫东住着的那个房间里。“先搬床。”邹卫东帮着他把床上的被褥卷着放到一边邹卫东的床上,两个人将床板抬到门处靠墙立着,把两个床架子一人一个抬到朱家福的那个房间里,在南边的边墙上摆放好,两人再把床板抬进去,放到床架子上。
  “现在把办公桌搬过去。”他和邹卫东,先把他办公桌里面的不多的书和东西倒腾到邹卫东办公桌上,再把空着的办公桌抬到朱家福那间房里,竖着放到两个床中间,北面紧靠朱家福的床沿,南面向着他的床一面留南阳正规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效果好一条缝,这样便于打开取东西。
  “最后就剩下搬文件柜了。”回到邹卫东的那个房间里,把他文件柜里书先全部取出来,也放到邹卫东的办公桌上,两个人把空着的文件柜抬到朱家福的那个房间里,和朱家福的一样放到床头,将后面的床也堵了起来。
  “谢谢你的了小邹,书和碎东西我慢慢搬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吧。”他跑了好几趟,被褥卷抱过来铺好,再把书一摞一摞的抱过来装进文件柜,还有办公桌里,最后把床下放的脸盆,鞋子都搬了过去。
  折腾了半天,刚搬完家,洗把脸,还没有躺上床休息一刻钟,就快中午十二点了,该准备去吃饭了。
  过了几天,正是上午时分,站上主办邹卫东进到他们的房间里,通知他和朱家福说:“今天下午全体职工开会,你们两个准时参加。”“在那里开?”他随口就问了一句。“当然是站上的会议室里,时间是两点半。” 邹卫东回答了会议地点,又补充了开会的时间。朱家福看了邹卫东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躺在床上看自己的摄影书。邹卫东通知完了他们,又出去在其它办公室里,挨个去通知会议。
  下午两点半刚到,走进站上的会议室里,里面坐着站上的许多职工,人大部分都到了,最后来的是坚艺贵副局长和李学民主任。人来的怎么这么齐呀,他猜想会上肯定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的,这次会议连带刚下乡的人都叫回来了,能拉来开会的都找来了。
  坚艺贵副局长基本上面带微笑,表情还算自然。还是六十年代毕业的本科大学生那种知识分子的风貌,黑框大眼睛,穿着朴素,衣服整洁,说话用词恰当,谈吐温文而雅。
  但李学民就不同了,脸上却显得十分的凝重,庄重的有些面部肌肉发僵,清癯的面容变得更加的瘦白,甚至有点惨白。虽然小县城里的人大都讲方言,都向普通话的金兰腔靠近,土郑州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洋结合,但李学民方言味很浓,在全国都学朝阳农学院的经验,“社来社去”的最后那几年时上的“工农兵”中专生,但也是上的黄支农校,和他是一个学校没有同过学的校友。
  “现在开会了,大家不要讲话了。”今天的会议还是由李学民来主持的,李学民抬头扫视会场一遍后说道。
  “下面我们请坚局长讲话。” 李学民接着说道,会议室里人们的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马上就消失了,都支弄着耳朵,把目光集中到坚艺贵副局长脸上,要听坚艺贵副局长今天究竟要讲些什么。
  “最近局里和站上的工作都很忙的,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开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站上才刚刚成立的新单位,领导班子到现在还没有配全,县上要求我们站上推荐一个站长。我们局里也研究了,最好在我们站上内部选一个人当副站长,当然了,在全局范围内推荐也原则上同意。为什么要推荐个内部的人,这主要是考虑到对今后的工作有利,内部的人基本上都是学专业的,文化程度高,懂得农业技术知识,现在局里经过反复研究和长期的考察,推荐了两名同志,都打印成了表,下面发下去,同意的打个勾,不同意的打个叉,现在由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大家发推荐的票,填写好后原交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手里。”坚艺贵副局长的话讲完了。
  会场里的人们一阵轻轻的骚动。大家拿着推荐的表,有的性急的,就躲避过身旁人的视线,在打勾划叉,有的东张西望的拿不定主意,在哪里去填。
  “在这里填?还是拿到房子里去填?” 有的人问身边的人。“不知道拿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填行不行。”身旁有人回答说。
  “可以拿回去填好,再交到这里来。” 坚艺贵副局长听到了说。
  这一下好多还没有填的人就起身拿着推荐表,出了会议室的门,跑自己的办公室里去填癫痫病的治疗方法?了。行动快,已填的人折合了推荐表交给了办公室发票的工作人员,也出了会议室,站在院中,还有的交了推荐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他动作比较慢,还没有填,就拿着推荐表,回到了他和朱家福住着的办公室里。
  究竟选谁当副站长呢?给哪个划圈,又给哪个打叉,他还得考虑考虑。王国有是自己的老乡,就选王国有吧,但推荐表上明明第一个是李学民,他手里握着笔,在嘴里咬着钢笔的屁股,迟疑了一阵,最终下定决心,在第二个人的空格栏里打了勾,在第一个人的空格栏里划了个叉。
  合上笔套,装上了钢笔,小心折合上了推荐表,就交到了会议室里的办公室工作人员手里。这时,大家都基本上交来了,只有两三个人还没有拿来。
  收齐了推荐表,会议就算结束了。坚艺贵副局长带着一沓推荐表回局里去了。
  人们该干什么还照样干什么,下乡的原去下乡,蹲点的原去蹲点,坐办公室的原搞办公室的工作,没有什么两样,恢复了往常的正常秩序。但站上人们的心里在想着什么,就说不清了。私下里却在偷偷议论着些什么。这样就过了一个多月。
  他和站上的其他人们又被召集在一块开会,还是坚艺贵副局长来参加,李学民主任主持会议,第一个学习的文件念完了后,请坚局长宣读了一个文件,是县委组织部的任命文件。
  全站在场的人们这时非常的安静,都支起耳朵仔细听。
  “经县委研究决定,任命李学民同志为兰原县农业技术推广站副站长。”
  会场里这时更加的安静了。
  他这时心里犯了个大疑狐,怎么会是这个结果呢?王国有怎么没有选上呢?王国有可是本县的人,是他和坚艺贵副局长的老乡,又是陇原省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哪。不知为什么,实在是想不通了。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