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心情日记 >

般若心经讲授

般若心经讲授

  有关空性义理的开示,世尊在《般若经》中有广泛且精辟的解说,而融合诸多般若典籍要义的就是《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上一堂课由于时间不够,只讲解到四种甚深,今天就从这儿开始讲解。《心经》对于空性义理的阐释有三个单元。其中有资粮道位、加行道位行者观修空性的方法,也有见道位和修道位行者观修空性的方法。

  所谓甚深四法,就是“即色是空,即空是色,色无异于空,空无异于色”这四句。此中首先在色蕴上阐释甚深四法(四种角度),“即色是空”所讲述的是名言假立的色法不可得,亦即以明辨胜义的心智去寻求名言假立的色法,此色法却不可得,因为无,故名空,“即色是空”。

  用明辨胜义的心智去探寻却不可得的色法是否就不存在,就是无呢?(此处的无不同于因为没有而名空的无。)不是的。虽寻而不可得,但就在名言上安立色法,故“即空是色”。

  以幻术变现出的马为例,它是那么栩栩如生,但是否如我们所见是真马般的存在呢?不是的。然而,是否因此就什么都不存在呢?也不是。真马虽不存在,但幻术中能显现出一匹马,就在显现当下安立幻术马,因此“即空是色”。以明辨胜义的心智探求色法但不可得,故“即色是空”;由于明辨胜义的心智探求色法却无色法可得,那么,色法是否就完全不存在呢?不是的,虽以明辨胜义的心智探寻而不可得,但不可得中在名言的心智上却能显现出色法,故“即空是色”,从空性中显现出色法。

  “即色是空”是谈色法的胜义实相,“即空是色”是讲名言假立的色法,前者是以明辨胜义的心智看色法,后者是以名言的心智看色法。若有人以为一是色法的胜义现象,一是色法的名言现象,是不同的心所见,因此是相异的二法,如此疑惑是错误的,因为色法不异于色法上的空性,色法自性并非离色法上的空性而另外存在,故“色无异于空”。亦即世俗谛不离于胜义谛而存在,胜义谛也不离于世俗谛而存在;色法非于空性之外安立,空性亦非于色法之外安立,是故“色无异于空,空无异于色。”

  空性和缘起是相辅相成的,两者绝非自性相异的二法。思维世俗谛时能理解到空性胜义,思维空性时能理解到世俗名言,就如同《三主要道》中所云:“不拘一面而同时,在见缘起不虚妄,即灭实执所执境,尔时见观察圆满。”当甚深四法的见解在心中圆满生起,就是已圆满证得空性。

  “即色是空,即空是色;色无异于空,空无异于色。”这四句是由五蕴中的色蕴理解甚深四法。“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也就是同时应由五蕴的其它四蕴一一思维甚深四法,一一圆满观修空性。

  一旦于一法上了知空性,就能以此心智了知万法空性,犹如圣天菩萨于《四百论》中所云“知一法,即能知万法。”既已理解一法的空性义,便能了知万法的空性义。我们可以从毗婆沙宗的空性见开始依次学习各宗派的空性见,最后抉择出应成派的究竟空性见。

  空性义为何必须先于色受想行识五蕴上作抉择呢?因为轮回根本就是我执,而我执的我是从执着命名为“我”的施设处五蕴为自性所成,引生我是自性所成的执着,这就是我执。因此,要破除轮回根本我执,一开始就应从施设处五蕴着手,因为依于五蕴而名言假立为我,如果能彻见施设处是空性的,就已开始破除我执了,破除我执的源头就已真正激活,这就是抉择空性首须于五蕴上观修的原因。

  有些人说“即色是空”和“即空是色”的色是外在的色法,这是错误的。此处所讲的色,是五蕴当中的色蕴,也就是依其命名为补特伽罗的施设处五蕴中的色蕴,因此要破除我执,就得往内着手,而不是从外在色法着手。此中最须明白的是:五蕴为补特伽罗,也就是“我”的施设处,由此便能清楚了解五蕴和“我”的关系,从而彻知执五蕴为我和补特伽罗我执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们要这样去观察,当我们认知自己或是认知其他有情之前,心中首先会想到什么?一定是先想到五蕴其中一蕴,随后才认知到自己和补特伽罗,也就是心中现起补特伽罗之前必定先现起依之命名的施设处,亦即五蕴。“即色是空,即空是色,色无异于空,空无异于色”等甚深四法(亦名甚深特别四法)是大乘资粮道位和加行道位的行者所修。接着讲解的是见道位行者所修的甚深特别八法。

  “舍利子!此一切法如是空相,无所生,无所灭,无垢染,无清净,无增长,无损减。”从第一体性空,第二性相空,直到损减亦无自性等八法。

  之前仅由五蕴理解空性义理,此处更深入探讨。不仅五蕴,而是一切万法都是空性。“此一切法如是空相”意即万法的体性皆空。何以万法都无自性,非谛实有呢?此处就更深广地加以探讨,从一法的性相,无论是个别性相或总性相都是空性,而且此法生灭的情况也都是空性的,所以“无所生,无所灭”。从所断角度而言,一法不仅体性的过失部分是空性的,优点的部分也是空性的,所以是“无垢染,无清净。”而不仅垢染清净后的清净分是空性的,优点的增长也是空性的;过失的损减和优点的增长二者都是空性的,所以是“无增长,无损减。”

  为何必须一一从不同角度理解一法的空性呢?因为我们执着一法是真实存在(谛实有)的方式很多,不仅会从此法的体性是谛实有而产生执着,也会从性相是谛实有产生执着。同样的,执着生是谛实有,灭也是谛实有;过失的部分是谛实有,功德的部分也是谛实有;过失慢慢消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除的部分是谛实有,优点增长的部分也是谛实有。我们对一法产生实执的角度真是无奇不有。

  我们无论见到任何一法,不仅五蕴,而是一切法,我们都会执着是真实存在(谛实有)的,然而任何一法都不是我们所见般真实存在,都是不可得的,这就是“此一切法如是空相”的解释。而我们除了执着一法本身是谛实有以外,也会执着此法的性相是谛实有,比如火是色法,色法是火的总性相,热且燃烧是火的个别性相,我们会以为色法和热且燃烧都具有自成的能力,也就是同时对火本身和火的性相二者产生谛实有的执着。

  同样,生也并非本身就具有生灭的能力;灭也并非谛实所成。当一法灭时,为什么我们会不相信,会哀伤呢?因为我们以为此法的灭是突然的,不是因缘和合的结果,所以会感到惋惜,若有所失;如果了解此法的前后因缘,当此法灭时就不会伤感。

  何谓谛实有(真实存在)?一法从本身的角度就可成立,不须依其它因缘和合方能成立谓之谛实有。(翻译补充说:“真实存在”是口语的表达方式,佛法名相上是“谛实有”或“胜义有”、“胜义所成”。)

  任何一法都有过失和优点,当我们口说这个人的过失真是糟透了的同时,我们心中便无法接受这个人的过失,会觉得他的过失是真实存在的,因而无法接受。同样,当我们看到优点的部分时,譬如想到佛或净土时,就有另外一种奇异的心情生起,会不自主的心动向往,这也是一种错误。《金刚经》中阐释无菩提、无佛、无佛功德等等,一再开示万法皆非谛实有。又例如一提到圆满菩提、佛果位时,我们就会深心期待,这就是心态错误的象征。心态错误就容易引生问题,譬如喜欢自己的上师,认为上师是谛实有,这时心中就会彷佛有种不安的感觉,执着一法谛实有就会引生烦恼,造成精神上的困扰。

  面对自己的过失和优点,属于过失的部分,我们确实应设法努力断除,但是切莫以为“断除”是谛实有。一位菩萨行者或修行人会想减少过失和增长功德,这是很自然的,这样的心念也是必要的,但千万不要执着过失的“减少”是真实的,也千万莫要执着功德的“增长”是真实的。

  甚深特别八法就是于任何一法上,较甚深四法更深广的理解空性,由各个角度遮破谛实有。如何能全方位的遮破谛实执呢?也就是从一法的总别性相、生灭、优劣,以及优劣的增减等都不要有谛实执的心,也就是心中对此法和此法的万相都莫存谛实有的执着。若心不被实执所牵,自然能产生殊胜智慧;如果心被实执所左右,就会趋于狭隘片面。心一旦狭隘片面,当然就昏昧愚痴。

  心既为实执所转,就会强力执着境是自成的,这时心就落于偏颇而不正直,心偏颇自然就无明愚痴,心既被无明所转,自会见不到境的实相,因此,无论从任何角度,都不可放任心随执着而转,心随执着而转就会愚笨,就会不知如何观察境;心若不被执着唆使,就会懂得观察境,就能明见境的真相,殊胜智慧于焉产生。一旦心不被执着所转,自然彻见境及境的各个方位支分皆非谛实有,能明见境的实相,无余证得境及其各个方位支分上的空性,这就是见道位行者所证得的空性。此时已是实证空性,再无余留未证的空性,这一单元是在阐明见道位。

  “舍利子!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无眼识界,乃至无意界,无意识界;无无明,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无所得,亦无无得。”这是阐释修道位的单元。

  这里提到“舍利子!是故空中无色”,此处的“色”是指我们凡夫心中执着为“谛实有的色”,这正是修道位行者的所断。修道位行者所要断除的就是实执,就是断除凡夫心中对色法是谛实有的执着。修道位行者观修空性会逐渐消除属于凡夫所见色法是谛实有的执着,也就是我们所见的色法在他们心中会逐渐消失,只是逐渐而非顿时全部消失而已,包括俱生实执、遍计实执等大中小九品修道所断,所有的实执都会消失。“空中无色”之意,就是实证空性之后开始断除实执,这就是修道位行者所修。“无受想行……”当中讲了很多无,是什么无呢?就是在修道位行者心中无我们所见的色等诸法;我们所见的色法是谛实有的。这一单元就是阐释色等诸法的实执如何逐渐减轻乃至趋于无。此处所云“空中无色”的色与在甚深四法中所讲的色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前后所讲的色是相同的话,那就应说“空中有色”而不能说是“空中无色”了,空中无色这一单元是说明修道位行者缘空性住等持,于等持中如何逐渐消除实执,也就是我们所见谛实有的色法及执色法为谛实有的实执,在修道位行者心中如何逐渐消除。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修道位行者不仅所认知的色法和补特伽罗的施设处色等五蕴已非凡夫所执着为谛实有的色法和五蕴,十二处亦如是。十二处包括内六处和外六处,内六处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为补特伽罗的心续所摄;外六处是色声香味触法,非由补特伽罗的心续所摄。

  境、根和识之间有何关系呢?譬如见外在色法,一定要透过依于眼根的眼识才能见色,色法是所缘,眼根是所依,眼识是能依,必须三者具备才行;其余五境、五根和五识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是如此。

  “无无明,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是十二缘起的部分。十二缘起有清净十二缘起和染污十二缘起。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的顺序是染湘潭中医癫痫医院污缘起;从无明无,行无,乃至老死无的顺序是清净缘起,亦即无明若断则行可断,行断则识可断,至此已断能引来世的业;能引业既断,则所引业如名色、六入、触、受等也将断,这样的顺序就是清净缘起,此处尚未涉及空性部分。

  如何由染污十二缘起和清净十二缘起来理解空性呢?就是了知从无明缘行到有缘老死之间的生起皆非谛实有,而从断除无明直到断除老死等的缘起也非谛实有。“无无明,无无明尽,”就是所破分无明并非谛实有,所破分无明的断除也非谛实有。“无无明尽”的尽就是断除的意思。从无无明尽直到老死尽,就是十二缘起的一一断除皆非谛实有,也就是清净十二缘起皆非谛实有。何谓十二缘起的生起次第及断除次第?它们分别是染污十二缘起和清净十二缘起;这二者皆非谛实有。无无明至无老死是由染污缘起阐释空性,而无无明尽至老死尽则是由清净十二缘起阐释空性。

  如同不解空中无色是阐释色法上的空性般,此处也可能会不解空中无无明等的涵义。如何理解空性中无无明就是无明上的空性呢?这一部分的意思是修道位行者缘空性住等持时,凡夫执着无明为谛实有的实执在他们心中将逐渐消除,亦即修道位行者所认知的无明逐渐变成非凡夫执为谛实有的无明。

  问:住于缘空性的等持,既是住于等持中,除了所缘境空性以外,怎会见到无明、行等法呢?无明、行等应是后得位时才见到。

  答:这位同学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我刚刚讲解的不止这个层面而已,而是修道位行者住于缘空性的等持中,透过等持力而断除无明实执,经文中许多无,就是断除的意思。住于等持时只见所缘境空性而不见他法是正确的,这与以缘空性所住等持力去断除无明实执并不相违。

  问:断除实执是以空性力断除还是以等持力断除?

  答:是以等持力断除实执,然而断除实执的等持力必须是缘空性而修的等持力,不可能是缘空性以外的他法所住的等持力。

  方才讲解了染污十二缘起和清净十二缘起上的空性,紧接着是“无苦集灭道”四谛的部分。“谛”是真理、真相的意思。我们系缚在轮回里,却无力辨认什么是堕入轮回的因和堕入轮回的果(轮回的真相)。苦谛和集谛就是告诉众生轮回的因是这个,堕入轮回的果是这样,把真相呈现出来。

  众生一直习惯于轮回系缚,从不知苦谛是可以消除的,灭谛是苦集二谛灭除后的境界,而方法就是无误的道,也就是道谛。因此,佛陀告诉众生依道修持而证灭的真相。

  堕入轮回的起因和结果,以及出离轮回的因和果,这二重因果就是四谛。四谛虽然存在,但并不存在如我们具有实执之心所见的四谛,故藏文版心经云:“苦集灭道亦复如是”就是如上所云空性中无无明,空性中无行一般,空性中亦无苦谛、集谛、灭谛及道谛。四谛总摄了所有修持,厌离苦集,欲证灭而修道,都含括在四谛中;世尊所说一切法都融摄在四谛里,没有脱离四谛的范围。

  “无智,无所得,亦无无得”。“无智”是用以修持的智慧在胜义中是不存在的,“无得,亦无无得”是行者依此智慧修持后,于心中所生起的证量,以及未来将证而目前尚未证得的证量在胜义中也是不存在的,能证之智和所证之慧二者在空性中都不存在。

  以上已将资粮道位至修道位之间的空性修持讲解过了,接着就是无学道,也就是成佛了。

  “舍利子!由是无得故,菩萨摩诃萨依般若波罗蜜多相应行故,心无所着,亦无罣碍。以无着无碍故,无有恐怖,远离一切颠倒妄想,究竟圆寂。”佛告诉舍利子,透过资粮道位、加行道位、见道位和修道位的修持就可以成佛。这一段是世尊告诉舍利子证得佛果位的方法。菩萨依次修持资粮道、加行道、见道和修道,故心无所得;心无所得是心不为实执所缚,亦即住于般若波罗密多之意。住于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所着,亦无罣碍,亦无恐怖。此处的无着无罣碍和无恐怖是开显断常二边,脱离断边故无恐怖,脱离常边故无罣碍。脱离断常二边便能远离一切恐怖着碍,因为种种恐怖、妄想都是由断常二边所引生,一旦不落二边,自能“无有恐怖”,既无恐怖便可远离一切颠倒妄想,彻见万法非谛实有,远离实执而究竟圆寂。

  有着碍就是心中有强烈实执的增益,依般若波罗密多而住的菩萨,无此常边的过失。凡夫看见万法心中会产生强烈实执,以为万法恒常不变,这就是堕入常边。实际上,万法并非恒常不变,万法恒常不变是由实执心所虚构出来,因此是增益。无有恐怖是远离断边之意;思维空性义时,有堕入断边的危险,心中会产生恐惧,依般若波罗密多而住的菩萨无此恐惧,因为远离断常二边就远离了一切颠倒妄想。一般凡夫非堕常边即堕断边,而菩萨双离断常二边,究竟圆寂。方才所说无着无罣碍的着碍,就是障的意思,表示此中必然“有”法所障,这就是常边,也就是我们被执着境为谛实有的实执所障蔽。“无有恐怖”如何开显远离断边呢?当我们强力思维空性时,有堕入断边的危险,以为我、所欲证得的圆满菩提和能证得圆满菩提的方法都不存在,都是无,此时心中会产生恐惧,有实执时绝不会感到恐惧,堕入断边才会产生恐惧,因此“无有恐怖”就是开显远离万法将趋无的断边。远离断常两边就是中道,就是远离一切颠倒妄想,故“远离一切颠倒妄想,究竟圆寂。”这一段就是讲成佛之法。

  “所有三世诸佛依此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论是现在或过去早已成就的一切佛或未来即将成就襄阳癫痫病小儿医院的一切佛成佛的方法,唯有这条道路而已,不用期待另有他道可成佛,因为根本不存在别的成佛方法,一切诸佛唯依心经中所宣说的空性道而成佛,此外别无他道。

  “是故应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广大明,是无上明,是无等等明,而能息除一切苦恼,是即真实无虚妄法。”“明”在藏语中有“咒”的意思,也就是说“是广大咒,是无上咒”。不论是明或咒都是具有能力的意思,也就是证空性之心是具有能力的,这就是道,依此道即能成佛。波罗密的涵义很广,有典籍、道、果、空性等许多涵义,而此处是证空性之道的意思。证空性道是具有能力的,何以故?具有圆满般若之能故。“广大明”指的是能无余破除无明,因此名为广大。“无上明”是没有比此明更具能力者。“是无等等明”,无等是指圆满的佛果位,就是无有他法能与之相提并论,所以是无等。而能与此无等同等的明,就是无等等明,亦即能令我类凡夫达到与佛同等境界的能力,空性义理能使我们与无可比拟的佛果位同等。“是无等等明”,“无等”是指佛果位,“等明”是能使我们最终达到与佛同等果位的能力。

  “是故应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广大明,是无上明,是无等等明,而能息除一切苦恼,是即真实无虚妄法。”此段是描述般若波罗密多的功德,般若波罗密多能断除一切苦,而且不是一时或片面,是根本断除。“是即真实无虚妄法”空性不论显现在任何一位补特伽罗的心中,都是那么样真实,无论任何时刻,无论处于何种情境,都不会转成虚妄。不像世俗谛诸法在世俗心之前则真,在胜义心之前却成虚妄;空性无论在任何一位补特伽罗心中现起,无论从任何角度现起,无论任何时地现起,都不会转成虚妄,故“是即真实无虚妄法”。

  “诸修学者当如是学!我今宣说般若波罗蜜多大明曰:”宣说空性之理或是阐释证空性之道的典籍,如果以咒来表达,就是:“怛雅他唵嘎帝嘎帝播啰嘎帝播啰僧嘎帝波提梭哈”,“怛雅他”意为像这样,也就是“如是”的意思。“唵”指的是持宝之咒,宝意指佛身语意的加持,得到佛身语意加持就是“唵”的意思;“嘎帝,嘎帝”二个嘎帝都是去吧之意,前者是资粮道,后者是加行道;“播啰嘎帝”意为去彼岸,就是见道;“播啰僧嘎帝”意为究竟至彼岸,就是修道;“波提”是菩提;“梭哈”是愿能成就。这个咒就是代表我们如何从资粮道到加行道、见道、修道、无学道的修学次第。

  整部心经可从内容划分出各道所修,从“当观五蕴自性皆空”到“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此段甚深四法的部分是资粮道位和加行道位所修。从“舍利子,此一切法如是空相”到“无损减”,此段甚深八法的部分是见道位所修。从“舍利子,是故空中无色”到“亦无无得”,是修道位所修。从“由是无得故”到“究竟圆寂”,这个部分就是无学道位了,整部心经的要义即此。而“嘎帝嘎帝播啰嘎帝播啰僧嘎帝波提梭哈”意即“去吧!去吧!至彼岸,究竟至彼岸。”“所有三世诸佛依此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强调无论过去诸佛、现在诸佛或未来诸佛,三世诸佛成佛唯一之道,就是如上开显之道,此外,别无他道得以成佛。以上所说心经的要义,都融摄在咒里。

  观世音菩萨已将修持般若波罗蜜多的方法讲说圆满,接着对舍利子说:“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若能诵是般若波罗蜜多明句,是即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此段藏文版上是:“舍利子!诸菩萨摩诃萨如是修学般若波罗密多。”菩萨们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时,都是如是修学的。因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加持教法,也就是世尊入三摩地,以等持力加持观世音菩萨和舍利子有能力作如上的对答。至此世尊入定加持的目的已经圆满,于是世尊出定,“尔时世尊从三摩地安详而起”。然而世尊入定加持舍利弗尊者和观世音菩萨对谈空性,并非意谓着若无佛力加持,舍利弗和观世音菩萨就无法对谈空性。世尊入定加持这一段是特别彰显空性极为甚深难解之意。如果我们觉得《般若心经》很容易,那就表示我们根本不懂,世尊刻意示现入定以强调甚深难解之法,于我等凡夫怎会反而显得轻易理解呢?

  世尊出定之后,赞叹、随喜观世音菩萨说:“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说,如是,如是。般若波罗蜜多当如是学!是即真实、最上、究竟,一切如来亦皆随喜。”赞叹观世音菩萨确切圆满的回答了舍利子的问题,并肯定观世音菩萨说:正如你所说的,所有想学般若波罗蜜多的行者,都应该依照你所说的方法学习;一切如来对你所解说的空性义理同感欢喜。佛这么说过之后,“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所有在场闻法的菩萨众、世间天人、阿修罗、和乾闼婆等听世尊如是赞叹观世音菩萨后,都欢喜信受、依教奉行;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至此圆满。

  藏文版上并没有“佛说此经已”这句,但可从两个角度里解中文版上的这句话。一是当时闻法大众听佛如此赞叹观世音菩萨之后,大家也都很欢喜,为了表示随喜,所以说是佛说此经;另一个角度是此经是由世尊入定加持观世音菩萨及舍利弗尊者对答观修般若波罗密多法门,所以认为此经是佛所说。

  问:《心经》上讲到修道位时,所提到的蕴、处、界、十二缘起、四圣谛,菩萨皆须修否?

  答:菩萨们会去遮除执着这些法谛实有的心,蕴、处、界、十二缘起、四圣谛等诸法在空性中都不存在,经文中提到许多无,意即菩萨缘空性入等持以破除执着诸法为谛实有的实执。

  依五道次第而言,五蕴非谛实有的部分是资粮道位和加行道位的行者所修,就像昨天晚定西治癫痫价格是多少?上所说各个道位都有其所应修一样。缘空性入等持以破除执十二缘起和四圣谛是谛实有之实执是修道位上所应修。在资粮和加行道位时,是缘着五蕴去观修五蕴并非谛实所成(谛实有、胜义所成、胜义有),以破除对五蕴的实执。实证空性和见道位的证得是同一时间的,实证空性的当下就是证得见道位,在见道位时,所对治的烦恼并非俱生烦恼,而是遍计烦恼,一直到修道位时,才能对治俱生烦恼。

  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四圣谛等都是修道位时缘空性入等持,去观修这些法都是无实执的,所有菩萨在现证空性(见道位)之后的修道位上,都要缘空性入等持以破除执着五蕴、十八界、十二缘起、四圣谛为谛实有之实执,去观修这些法都是无实执的。

  一切法都已经包括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四圣谛里了,如果要一一算数量的话,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和四圣谛中的任何一法都可演绎出无量无边的法,所以用数量去算是算不清的。

  问:入根本定见空性时,除了见无自性外,会不会有往昔造作之业的种子显现?

  答:既然是入于根本定(等持)当中,过去所造业的种子、习气是不会显现出来的,如果显现出来,就表示已经不在根本定中了。会不会在后得位的时候显现呢?会的,但是,在根本定时不会。

  我们先来理解一下等持,并不是一定要缘着空性而修才叫作等持,缘着无常、菩提心、出离心等法而修,只要心一境性,专注在所缘境上,不去做任何分别、观察或抉择,就叫作等持。而所谓根本定,初禅至四禅都有根本定。

  问:我刚刚的那个问题,仁波切的回答是:在证根本定的时候,只能见到无自性而见不到其它一切法。我的意思是:如果不在入根本定的时候见到,会不会是在其它的四禅八定中见到种子、习气的显现呢?或是他只是在定中而没有任何显现呢?

  答:这个问题有一点儿将四禅八定和见道位的等持掺杂了。烦恼的断除是先断欲界粗品烦恼,再断欲界中品、细品烦恼;以佛教行者修四禅八定而言,什么时候开始断除欲界烦恼、接着断色界烦恼、之后断无色界烦恼,这是依四禅八定的次第断除烦恼。

  五道十地的次第,又另有不同于四禅八定断烦恼的方法及次第,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应先了解依五道十地的次第断烦恼及依四禅八定的次第断烦恼有何差别,问题才会清楚。

  刚刚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的关键在哪里呢?一般而言,断烦恼有两个方式。一是观修粗净相断烦恼,就是观想下界粗鄙、上界净妙,以这样的观修来断烦恼。另外一种是从资粮道至无学道等五道依次断除烦恼。以观修粗净相的方法断烦恼,只能暂时压伏烦恼而已,而修四禅八定的断烦恼方式,就是以观修粗净相断烦恼的。五道依次断烦恼的方式,就是《心经》中所阐示缘着五蕴破实执等方式断除烦恼。如果能先了解四禅八定如何修粗净相断烦恼,同时也了解五道个别如何断烦恼,再分析二者之间的关系,这样才能讲清楚。对于刚刚的问题,如果要很清楚的回答,可能要先教刚刚所讲的内容,但是时间可能不够。

  问:在讲五蕴自性空的时候,举了一个例子说明人跟狗的区别,我们在看到狗的时候,是先看到它的现象(样子),然后才给它一个名称,我们的习性一向都是如此,要怎样才比较正确呢?

  答:我们看到狗的狗的身体,即它的色蕴部分就想到“这是狗”,这样的理解是正确的。以这个例子来讲,我们事先看到狗的色蕴才认知“这是狗”。对于补特伽罗或我,可能会在不同状态下依五蕴中的任何一蕴去认知。但此时认知的我并非我执的我,依色蕴而认知补特伽罗并未涉及执着补特伽罗有我或无我。无论是执着补特伽罗有我或了知无我,其中的补特伽罗是依色蕴而生的命名。因此依色蕴而认知补特伽罗是正确的,并非颠倒的心,因为施设处的补特伽罗并未涉及实执。

  问:之前上课时曾经提过“空性的证得一定要透过毘钵舍那的力量”,所以要累积资粮,例如向上师或资粮田祈请等等,透过这些祈请可集资净障;再透过这样的力量,可以深入教理,再透过内心真正的实修后,才能够动摇实执,真正证得空性。请问可否举例说明如何落实在日常生活的修行上?

  答:当然要在日常生活中依次修习,绝对无法马上跳级而进入空性。所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身语二业要持戒清净。戒律大都是针对身业和语业制订的,因为身语二业是比较粗品的烦恼,修行当然要从此处着手。我们去观照身业和语业,如法持戒,这是基础。慢慢地要去积聚毘钵舍那的资粮和顺缘。譬如,在日常生活中对比较粗的烦恼与恶行,我们要设法遮止,逐渐使我们的妄念、散乱减轻,使我们的心能够心一境性,住于定中。以戒为基础,再到定的修持。慢慢地我们心一境性的力量够了,再进入毘钵舍那的修习。进入毘钵舍那修习之后,须特别注意的是要观想上师和本尊无二无别,如是观想祈请。接着学习经论义理,像宗喀巴大师和他的两位弟子(父子三尊)所著作的典籍,都应深入理解。透过如此积资净罪和顺缘累积,就有希望证得空性。

  依菩提道次而言,如果你是中士

【般若心经讲授】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wx.rgzvx.com  海量激情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